23文学网 > 超品透视 > 0039章 金雕玉琢的一对
  

  刚到雷马工作室的时候夏雷便收到了宁远山发来的短信,地点是宝来登大酒店,时间是晚七点。

  “宁叔也真是的,也不问一下我的意见。算了,去就去,以后没准还会合作,他这样的人物还是不得罪为好。我把小安和小红带去,也让他们见见世面。”夏雷的心里这样想着。

  马小安在烧焊,周小红在给他打下手。马小安热出了一身大汗,周小红也一样,汗水打湿了她的工装裤,布料被汗水打湿紧紧地黏贴在了她的翘臀上,越发显得丰腴饱满,让人充满幻想。

  “歇歇吧。”夏雷拍了一下手掌。

  马小安和周小红这才发现夏雷回来了,马小安放下了手中的焊钳,周小红则起身往饮水机走去。

  “不用倒水。”夏雷叫住了她,“你都累得浑身是汗了,还给我倒什么水啊?歇着吧。”

  “雷子哥,我不累,让我给你倒杯水吧。”周小红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白净的额头上顿时多了一片污痕。

  夏雷本来不渴,不过周小红将一杯水递到他的手中的时候,他还是一口气将那杯水喝了下去。

  马小安也洗了手走过来,“雷子,东方重工那边完工了吗?”

  “完工了。夏雷说道:“东方重工董事长宁远山请吃饭,说是给我庆功,我一个人去没意思,我想带你们两个一个去。”

  马小安跟着就摇了摇头,“雷子,那么重要的场合我还是不去了吧,你带小红去就行了,你就说小红是你的秘书。”

  夏雷说道:“平时你胆子挺肥的,今天怎么就胆怯了?不就是宁远山吗?他还能把你吃了啊?”

  马小安说道:“宁远山是大人物,我是小人物,我和他一桌吃饭,不自在,我还是不去了。”

  “雷子哥,我、我也不去……”周小红看上去更紧张,更胆怯,她有些结巴地说道:“我一个山里女人,我从来没见过什么什么世面,雷子哥你带我去的话,我会给你丢脸的,我不去,我不去。”

  夏雷苦笑道:“你们两个真是的,不就是吃一顿饭吗?你们至于害怕成这样吗?”

  马小安说道:“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去。小红,你当一回秘书,充充场面,你跟雷子去吧。”

  周小红将一颗漂亮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去,我也不是秘书。”

  见劝说没用,夏雷将五扎现金放在了桌上,“你们不去就算了,这是五万块,我当奖金发给你们,你们拿去随便买点什么吧。”

  “雷子,你这是干什么?”马小安惊讶地看着夏雷,没有伸手拿钱。

  周小红也紧张地道:“雷子哥,你能收留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我来这里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怎么一下子给我发这么多奖金啊?我不能要。”

  夏雷笑着说道:“这次我在东方重工挣了一百万,本来是想给你们多发一些奖金的,可我想到我们工作室升级要钱,所以就只给你们五万。你们别嫌少,收下吧。”

  “少你个头啊!算了,你别说了,这话我不爱听,钱我手下了还不行吗?”马小安拿了两扎钱,然后又说道:“小雪就要动身去京都读书了,我去你家吃饭,顺便看看她还缺点什么,我给他买。”

  夏雷皱起了眉头,“你又给她花钱,你这样会惯坏她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是她哥,我也是她哥,我买点礼物给她有什么不对吗?”马小安有他的道理。

  夏雷说道:“随便你吧,总之你注意点分寸,不要让她养成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那样不好。”

  马小安笑道:“好啦好啦,你比我妈还啰嗦。”

  这时周小红说道:“马大哥,你也带我去吧,我也去雷子哥家吃饭。那个,我也想给小雪买一点礼物。”

  “好啊,不过你把桌子擦了再去吧。”马小安一脸的坏笑。

  “嗯。”周小红拧着抹布就去擦桌子去了。

  “把钱拿上,放好了,不要掉了。”夏雷将钱塞到了周小红的手里,一边叮嘱她。

  周小红的眼睛红红的,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她从老家出来打工,最大的梦想便是存够一万块钱给老家邮去,而她估计她需要努力一年才能达到这个目标,但是现在她才来雷马工作室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夏雷便给了她两万块钱的奖金。这两万块钱的意义对她来说非常重大,她怎能不感动呢?

  “去吧去吧,好好干。”夏雷不想看她流眼泪。

  “嗯。”周小红将两扎钱塞进了裤兜,卖力地擦起了桌子。她的手哗啦一下过去,哗啦一下过来,饱满的胸部也颤动不休,几乎就要砸中桌面了。

  马小安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周小红的胸部,眨都不眨一下。

  夏雷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走到马小安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我可告诉你,人家姑娘老实,你别害人家。”

  马小安也压低了声音,“哥,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这德行和她不合适,我不会害她的,我只是看看,看看又不犯法,也不会怀孕是不是?”

  夏雷一巴掌拍在了马小安的后脑勺上,“你这家伙!”

  挨了一下马小安也不生气,只是盯着擦桌子的周小红呵呵地笑。

  傍晚时分,夏雷叫了一辆车直奔宝来登大酒店。

  还没赶到宝来登大酒店,宁静便打电话来了。

  “宁姐,什么事?”夏雷很热情地打了一个招呼。

  “哎哟,坏事了。”电话里,宁静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

  “出什么事了?你别急,慢慢说。”

  “我二叔把你的事情给我爸说了,我爸今晚也要来赴宴。”

  “啊?”夏雷也被吓了一跳。

  宁静说道:“我二叔把你吹得神乎其神,就差说你是完美女婿了,我爸一听还得了啊,一边笑,一边把我臭骂了一顿,说我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瞒着他,你说……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夏雷一听头都大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我从来没遇过这样的事情。”

  “我也完全没经验啊,哎,都怪我,事先没跟你商量便跟我二叔说你是我男朋友。”宁静懊恼死了。

  夏雷安慰道:“你别急,你也是想让你二叔见我,帮我拿下那笔订单而已,我怎么能怪你呢?”

  “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爸心脏不好,不能生气,我们合起来再骗他一次就行了。”

  夏雷硬着头皮道:“好吧,我们再演一次戏。不过,我不太会演戏,万一演砸了,你可别怪我啊。”

  “不会不会,你随机应变就行了。好了,就这样,我在酒店等你。”宁静挂了电话。

  夏雷这边却还握着手机,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原以为这只是一场庆功宴,却没想到这其实是相亲性质的家宴。他不是宁静的男朋友却要以宁静的男朋友的身份去见宁静的父亲,这样的事情想想就让他感到头疼。

  “哥们,见女方家长啊?”的哥回头看了夏雷一眼,笑着说道。

  夏雷这才回过神来,“你怎么知道?”

  “我听见了。”的哥说道:“你不能就这样去啊,你得买一些像样的礼物。”

  夏雷的头本来就够头疼的了,被的哥这么一说,他的心更乱了,“哪有那么复杂,我其实……算了,前面超市停一下,我去买点礼物。”

  的哥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嘛。”

  出租车在沃尔玛超市门前停了车,夏雷大步流星地往超市赶。他空着手进去,出来的时候左手提着一只大包,右手提着一只大包。宁静没说她妈来不来,但他想这种情况,宁静的老妈岂有不来看“未来女婿”道理,所以他准备了两份礼物,一份是给宁静的爸爸的,一份是给宁静的妈妈的。

  “哥们,厉害啊,你这样去就体面了,一准能讨到未来老丈人和丈母娘的开心。”的哥打趣地道。

  夏雷没心思开玩笑,没说什么,只是催促的哥开车。

  来到宝来登大酒店,夏雷付了车钱进了大厅。他一眼就看见了在大厅里等候的宁静。

  今天的宁静显然是特意打扮了一番,穿着一袭民族风格的青花瓷裙装,上搭一件小巧可爱的藏青色小褂,脚上也是一双样式古朴雅致的半高跟带攀皮鞋,这么一搭配,她身上的书卷气就更浓厚了。大厅里不乏很多盛装艳丽的女人,但她却是最特别,最显眼的一个。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忍不住一声赞美,漂亮。

  夏雷提着两大包礼品走了上去,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宁姐,不好意思,来晚了一点,没让你久等吧?”

  宁静小碎步迎了上来,神色紧张,“别叫我宁姐了,我二叔告诉我爸妈,你二十五岁,今晚你就叫我小名吧,叫我静子。”

  夏雷点了一下头,“嗯,记住了。”

  “你……你叫一下试试。”宁静有些尴尬地道。

  夏雷张开了嘴巴,墨迹了好半响才叫出来,“静……静子。”

  “还行,再叫的时候自然一点,别这么生硬。”宁静就像是战场上的军师,“还有,我爸叫宁远海,我妈叫张慧兰。我爸倒是好对付,你多敬他两杯酒,他喝高兴了什么都好说。我妈比较难对付,她会问你很多问题,你得放机灵点,不然会被她识破的。”

  夏雷头晕晕地道:“你妈会问我些什么问题?”

  宁静搭口就道:“房啊车啊,工作情况和收入啊,还有家庭成员的情况啊什么的。你最好现在就想一下怎么回答,不要回答错了。”

  夏雷苦笑道:“你好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吧?”

  宁静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妈逼着我相了十几次亲,她问什么问题我能不清楚吗?”

  夏雷忽然觉得宁静其实也挺可怜的。

  “走吧,我挽着你的手。”宁静接过了一只礼品袋,然后挽住了夏雷的一只胳膊。

  挽手的一刹那两人都莫名紧张,也都很尴尬的样子,不过两人都故作自然,然后一起向餐厅走去。

  虽然是假装的情侣,可是当两人手挽手的时候,看见的人都会一声暗赞——真是金雕玉琢的一对!

  ...

看过《超品透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