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道独神 > 1 剑术大师的重生
  

  (新书,急需各位的支持,恳求各种包养,爆一路菊花红)

  楚暮双眼突然睁开,没有任何念头,下意识左手用力拍下,借助力量飞跃而起,右手抓向左边腰间,要拔剑。

  “此处危险,必须尽快离开!”瞬间冒出的念头,一旦陷入重围,以他的身手,的确是可以杀掉几个人,但最后,自己必定也要身死。

  但右手一抓,却抓了个空,更是感觉到自己飞跃起的高度,好像失控,惊骇之中,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子重新落下。

  砰的一声,整个身体重重落下,才发现,自己落在一张硬木板床上,木板床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快速扫过,发现自己在一个光线黯淡的房间之内,这个房间墙壁是褐色硬木板,还不到三十平方米,像是毛坯房,显得很普通很简单。除了身下的单人硬木板床,还有两张一样的硬木板床,每张硬木板床床头有一张木桌子一张木椅子隔开,一把挂在床头的剑,还有一个也许是厕所的小隔间。

  并且,楚暮也震惊的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受伤,除了摔下来砸在硬木板床上有一点疼痛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痛楚。

  “这是怎么地方?我不是正被追杀吗?怎么会在这里?”一连窜的疑问,在脑中闪过。

  突然,只感到自己的脑袋一疼,好像有许多东西不断的往里面塞进去似的,像是一把把的尖刀在用力的搅动,身子不受控制的一颤,浑身肌肉紧绷,闷哼一声,咬紧牙根,脸色发白,双手用力的抱住脑袋,整个人就像是虾米似的蜷缩在硬木板床上。

  二十年苦练剑术,造就了他坚强无比的意志,不然换成一般人,在这种脑袋内部不断的被搅动并且不断的灌入东西快要爆裂的痛楚之下,只怕已经承受不住一命呜呼了。

  感觉好像过去好几年之久,脑袋的搅动和胀裂感才一点点的减弱,最终平复下去,就好像风暴肆虐的大海重归平静。

  实际上,整个过程,只不过是一刻钟而已,身上汗水淋漓,将布衣打湿,贴在身上,让他感到丝丝凉意,还有点黏糊糊的。而且,因为持续浑身肌肉紧绷的缘故,现在觉得全身上下,有些酸疼。

  但,这些他都没有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脑子里面多出的东西,一些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

  ……

  楚暮是一名剑术师,还是一名优秀的并且有着“最年轻剑术大师”美誉的青年剑术师。

  六岁练剑,十岁拜一名剑术大师为师,此后,在这名剑术大师的悉心教导之下,剑术造诣层层拔高。

  他的老师只教楚暮一套剑术——基础剑术,也叫做基础剑法,总共十二个动作,是历代剑术师们耗费心血所总结出来的,为练剑打下坚实根基的必修剑术,也是从始至终贯彻每一位剑术师剑术生涯的必修剑术,没有之一。

  十二岁通过剑术协会剑术学徒考核,成为一名剑术学徒,打破全市记录;十八岁通过剑术协会剑术师考核,成为一名真正的剑术师,打破全省记录;二十三岁通过剑术协会剑术大师考核,成为一名剑术大师,打破全国记录;二十六剑术造诣再次精深,打败他的老师,此后一年时间内,走遍全国,拜访各个剑术大师,逐一讨教,一一打败。

  师傅都说他是为剑而生的。

  这一次,他拜访一位剑术协会元老级的剑术大师,并且,交战半个小时之后,险胜半招。体力几乎耗尽,稍作休息,离去之时已经是深夜,竟然在一条小巷子里遭遇几十个手持砍刀的亡命之徒的包围。

  这些人的目的,是要杀死他,而原因,就是因为他战胜了那位剑术协会元老级的剑术大师。这位剑术大师自获得剑术大师的称号之后,再无败绩,声音显赫,隐隐有剑术宗师以下第一人的称号,因此,对于楚暮的挑战,他就看成是对后辈的指点,不料最后,他竟然输了半招。

  无法接受,这位元老级的剑术大师,根本就无法接受自己被击败的事实,他想的是,一旦这消息传出去之后,威名必定大损,会成就这个年轻的剑术大师。于是,便心生歹意,让一名弟子出马,要当地一大黑帮出动,围杀楚暮。

  纵然楚暮身手强悍,他的剑,更是不断的击倒围杀者,但围杀的人太多了,自身又体力不足,根本就无法突出重围。击倒十几个之后,体力不济完全是以意志强撑,被劈中几刀,鲜血横流,剧痛无比。

  浴血奋战,最终击倒三十几个人,吓退剩下的亡命之徒,杀出重围,但因为失血过多没有走远便倒下,陷入黑暗,一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

  ……

  “剑者……开阳城……楚家……王家……青锋剑派……”回过神来,楚暮喃喃自言自语,眼神从茫然慢慢变得清澈,最后还露出神光锐利:“我这是因祸得福吗?还是老天给我的厚赐?让我有幸,来到这样的一个世界,而且,还给了我一具全新的身体,同样的名字……楚暮……哈哈哈哈……”

  原来,刚才脑袋的搅动和胀裂痛楚,是一段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主动融入被他所吸收造成的。现在,将那段记忆完全吸收,甚至感觉自己的脑子更加的清晰,闭上双眼时,隐隐可以感觉到体表微尘的浮动。

  融合了一个陌生的灵魂吸收一段记忆之后,已经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尽管觉得非常的神奇,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

  他的接受能力极强,并且,记忆之中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让他隐隐有种热血沸腾的兴奋感。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做楚暮,正好同名,也省去一点麻烦。

  古剑大陆主修剑道,已至巅峰盛世,剑道天才层出不穷,剑道强者林立,这些练剑之人,有一个统一称呼:剑者。

  这个世界的楚暮,今年十六岁,是大坤王朝离州辖下开阳城,三大家族之一,楚家年轻一代。他爹楚行云是楚家嫡系,在家族中任执事,也算是家族中的实权人士。

  他还有一个大哥:楚天,比他大了两岁,拥有七品修炼天赋,是楚家二十岁以下年轻一辈排进前三的人物,拜入中品剑派流云剑派为内门弟子。

  至于楚暮,倒是有些不争气了,修炼天赋九品。其实,九品天赋也不算什么,毕竟在整个楚家之内,十品修炼天赋大有人在,因此,九品修炼天赋,只能说比较普通比较大众而已。

  但问题就在于楚天身上。

  楚天七品修炼天赋,楚家年轻一辈可以排进前三,称得上是楚家的少年天才,而他的亲弟弟却相差甚远,自然,总是会被其他人拿去做对比。久而久之,就连一些修炼天赋十品的人都有点瞧不起他。

  按照这些人的说法,他们修炼天赋十品,那没有办法,天生的,谁叫他们的爹娘兄弟姐妹也是如此呢。楚暮就不同了,他有一个被称为天才的大哥,形成鲜明的对比,等同于活在他大哥的阴影之下。

  其中最瞧不起他的,就是二伯楚行风的女儿楚虹,楚虹修炼天赋也是七品,与楚天并列,两人的实力几乎不相上下,争夺楚家年轻一辈第二。

  尽管如此,楚暮却有点没心没肺似的,对这些,毫不在意,每天除了花点时间修炼剑气和剑术之外,就是到县里闲逛。

  因为修炼天赋一般的缘故,楚行云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只希望他可以活得开心就好。

  开阳城除了楚家之外,还有王家与林家。

  一次闲逛,他遇见林家二小姐林洛水,惊为天人,开始大胆的追求,一开始,林洛水对他没有多大的抵触,还能说说笑笑。但当她知道楚暮的身份之后,态度大变,心生恶感,冷漠对待。

  恰好,王家三少王麟路过遇见,他对林洛水也抱有爱慕之意,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出手,将他打翻在地。

  林洛水已心生恶感,恨不得他多吃些苦头,就加油添醋的多说了几句,害得他被狂揍了一顿,昏迷过去,被抬回楚家。此后,又出名了,这回是调戏林家二小姐的臭名,而王家三少王麟则成了救美的英雄。

  楚家虽然与王家一直不合拍,但一来这是年轻一辈的纠纷,二来,王家的实力,要比楚家更强两分,如此一来,只能不了了之。

  醒来后,沉默两天,发愤图强,拼命修炼,整整一个月足不出户,但是天赋的确很一般,所以进展不大。

  望子成龙,是每对父母内心深处的期盼。只是楚行云夫妇忙于管理楚家的生意,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教导楚暮。所以,楚行云拿出大量积蓄,找了些关系,把他送进下品剑派青锋剑派中,成为一名外门弟子。

  尽管只是下品剑派,但青锋剑派的实力,依然比楚家强大太多太多,相信剑派之内,可以更好的修炼更好的提升实力。

  他也是这么想的,觉得自己成为青锋剑派的弟子,一定可以更快的提升实力,到时候修炼有成,他一定要找王麟算账。

  只是,他很快的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拜入青锋剑派还不到一个月,就有麻烦找上了。

  王磊,青锋剑派老牌外门弟子,剑气境五段修为,另外一个身份是开阳县王家一名执事的儿子。当王麟知道楚暮拜入青锋剑派时,就特地交代王磊要好好的招待,让他在青锋剑派呆不下去。

  所以这一次,王磊带着跟班王长王义找上楚暮,用各种藐视辱骂的话语激怒他,最终逼迫他出手。但楚暮只有剑气境三段的修为,修炼青锋剑派入门剑术也不到一个月,哪里是王磊的对手,没几招就被王磊击中头部昏迷过去,正好便宜了穿越而来的楚暮,融合灵魂获得记忆获得身躯重获新生。

  “楚暮,我们名字相同,现在也为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上一世,我能够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剑术大师,这一世,我同样可以成为大陆上的剑道强者。”楚暮喃喃自言自语说道,语气中,有一种直冲云霄的自信:“而你所承受的一切,也等于是我所承受的一切,不管是王磊还是王麟还是林洛水,我都会跟他们算清这笔账,更要那些嘲笑讽刺的人知道,他们是多么的愚昧无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