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道独神 > 10 楚暮,滚出来受死!
  外门弟子分南北两区,但食堂,却只有一处。

  不过,食堂之内,却还是有明确划分为东西两侧,西侧为南区弟子吃饭所用,东侧则是北区弟子吃饭所用。

  说实话,楚暮是搬到北区之后,第一次,安安稳稳的坐在东侧的椅子上,放开心怀享受美食。

  记忆告诉他,以前的楚暮,是坐在西侧羡慕着东侧。现在,他已经坐在东侧了,只是物是人非,不过也算是实现了原主人一个小小的心愿。

  “东侧的食物果然不是西侧能够相比的。”一边吃着,一边想到。

  原主人的记忆让他知道,西侧弟子的食物,都是很普通的食物,家常便饭一样的,但能够吃饱。而东侧的食物,却是精心烹饪出来的,不管是食材还是味道还是滋补,都在西侧食物之上,可以细微的滋养身体,更好的补充每日修炼消耗。比如蜂蜜蒸熊掌,虎骨山参汤等等,那味道,完全不输于地球上星级酒店主厨亲自出手所做。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剑派对于有没有达到剑气境四段弟子的区别对待。

  很简单,任何人只要愿意修炼,都可以修炼到剑气境三段,但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修炼到剑气境四段。一名剑者,只有修炼到四段,才算是触及剑者的皮毛,勉强有资格冠上剑者的称呼。

  今天,是萧千锋提出赌注的第十五天,也是楚暮突破四段转入北区的第十九天。

  在这十九天之内,他的实力,有着突飞猛进的变化。现在,飞云剑术大成,清风剑术大成,隐约之间觉得自己触及到更深层次的玄妙,有关于风的玄妙。使得原本威力不俗的清风剑术威力倍增。这样的实力,应该可以打败剑气境六段的外门弟子。

  至于七段,差距太大了,楚暮也无法推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哪一个剑气境七段的内门弟子,硬接全力的清风绝杀,不死也要重伤。

  稍有进展,楚暮今日只修炼半天,打算给自己放半天假,便来到这里用膳。

  自然,在第一时间,楚暮成为焦点,议论纷纷,但他并不在意。

  “打伤王长王义,截断王磊手筋的事情,剑派高层似乎没什么反应,是说这种程度的事情还没有到违反门规的程度,还是有其他的因素?还有王风,似乎也还没回剑派。”一边吃着,突然想起此事,暗自疑惑:“不管如何,没有什么反应最好,省去诸多麻烦,下午,与萧千锋赌注完成之后。若是胜了,我便前往剑阁,将清风缭乱贡献出去,获得贡献点,用贡献点来换取丹药提升剑气修为,而后外出历练。若是输了,便看看萧千锋的条件是什么,再做打算,不过,我不可能输!”

  如果说在领悟风的某些玄妙之前,他也许不敢肯定,但领悟风的某些玄妙之后,就有十足的信心,会赢。

  “楚暮,滚出来受死!”

  突然,一声充满凌厉杀伐的大喝声响起,从食堂外震荡传了进来,隐隐约约有一阵闷雷滚动之势。

  楚暮抬头看了一下,并没有理会,而是夹起一块熊掌肉放进嘴里。

  “是谁竟然敢叫楚暮滚出去受死,难道他不知道楚暮现在,可是我们外门弟子中剑术第一的存在吗?”一名外门弟子低声道。

  “谁知道呢。”

  这时,一道人影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冲向楚暮,是赵铁木,正一脸惶恐焦急的表情。

  “楚暮,赶紧从后门离开,王风回来了,正在外面找你。”赵铁木看到楚暮抬头看来,连忙喊道。

  “王风回来了。”楚暮心头一松,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旋即,他放下筷子,抓起剑,站了起来,大步往食堂正门走去。

  “楚暮,后门在那里,快从后门离开。”赵铁木一看,连忙挡住楚暮的去路,急急忙忙说道。

  “赵兄,一名剑者,当有锋芒。”脚步一转,自然而然的避开赵铁木的拦截,同时轻声说道:“宁折不屈,宁断不弯,不屈不饶,无所畏惧,任何一切阻碍一切抵挡,都不需要犹豫不需要顾虑。相信你手中之剑,仅凭你手中之剑,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直达剑道彼岸!”

  话语传入赵铁木耳中,赵铁木猛然一怔,好像雕像般的凝固,一动不动。

  这些话,一直以来,就是楚暮心中所想,是他地球上“最年轻剑术大师”的写照,也是古剑大陆上楚暮灵魂深处的不甘与执念,最终纷纷转化为楚暮对剑的理解,对剑术的领悟,对剑道的初见。

  如果不是赵铁木几次的维护,楚暮是不会和他说这些的。说这些的同时,楚暮内心愈发的坚定,迈出的步伐更稳健,身躯更挺直,隐隐之间,似乎有一种属于剑的气势,一种一往无前绝不回头破除一切障碍直达彼岸的锋芒大势,在凝聚成型。

  “楚暮这次死定了。”

  “是啊,王风师兄,可是有剑气境八段的修为,一手迅雷剑术闻名内门。”

  “为什么我在楚暮身上,看不到一丁点的害怕,反而感觉,他非常的坚定,甚至,好像还有一点期待。”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他就是死定了,走,我们去看看热闹。”

  走到食堂大门,没有丝毫犹豫的,迈步而出,大步走去,仿佛他所走的,是一条光明大道,一条通往剑道彼岸的大道。

  每一步跨出,内心就会更加坚定一分,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所领悟,却又无法捕捉。只是有种奇特的感觉,让他觉得,仿佛与手中之剑,取得共鸣,一种独特的气势,在酝酿着……化茧!

  只是一眼,楚暮便看到了对面几十米外站着的人而忽略其他人,不仅是因为此人身上的气息非常的浓烈,也因为周围几十米之内,再没有第二个人,全部都远避。

  此人,就是王风,身形中等,青色长衫,约莫十八九岁的年纪,眉毛浓厚,一双眼睛蕴含怒火,直逼而来,身上更是蕴含着一股隐隐雷霆之怒的波动。

  王风一回到青锋剑派,就知道,王长王义和王磊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他不需要问理由,只要知道,是谁干的,就足够了。

  当他知道,只是一个剑气境四段入门才一个多月的外门弟子时,先是错愕,继而,怒火中烧,杀意沸腾,顾不得休息,直奔他平时根本就不屑一顾的外门弟子区域。

  虽然,他是有其他的手段可以玩死楚暮,但,现在,他只想自己动手,否则,怒火不熄。

  但,当王风看到楚暮大步走出食堂之际,不仅发现楚暮脸上没有丝毫的害怕,眼中平静也没有丝毫的畏惧。相反,身上似乎还有一种大势在凝聚,这股大势,竟然让的呼吸在瞬间有点不畅。

  “好,果然有点本事,难怪可以截断王磊的手筋。”王风再次开口,声音犹如闷雷滚动,在众人耳边炸响,让诸多的外门弟子面露难受之色,只觉得耳朵内嗡嗡作响。

  “咎由自取。”大步走向王风,只感觉王风身上直逼而来的雷霆之怒愈发强烈,让他的呼吸困难。顶着王风的压力,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拉近与王风之间的距离。

  “好,果然很有胆色,但是,你可知道,内门弟子,斩杀外门弟子,也只是受到轻微的惩罚而已。”王风面色狰狞,眼底有一抹阴暗,他外出历练时杀凶兽,最喜欢的就是先激怒凶兽,在它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并不致命的伤口,让凶兽感到愤怒绝望,最后才将凶兽杀掉。

  “要杀我,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楚暮道,压力越来越大,气息如同无形狂风扑面而来,发出无声的嘶吼。当他靠近王风八米时,停下脚步,这个距离,已经快到极限了,再接近,就会对他的出剑造成迟缓。

  “嘿嘿嘿嘿,你果然很有种,你放心,我不会马上杀掉你,我会先在你的身上留下三十二道伤口,让你体会一下王长王义所承受的伤痛。再挑断你的手筋脚筋,让你深刻的感受王磊所承受的煎熬和痛苦,最后,我才会一剑刺入你的心脏,把你杀死。”王风面目更加狰狞,犹如恶魔,眼中露出的光芒无比的凶残。用这种阴沉的嗜血的语气说出的话,更是让听到的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忍不住后退两步,不寒而栗。

  楚暮丝毫无惧,他拔出精钢剑,右手持剑斜指地面,全神贯注,目光锐利如剑,直逼王风。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在跳动,丹田内剑气全部调动,清风绝杀准备之中,所领悟到的关于风的某些玄妙,也完全呈现在脑中,周身的空气,微微律动,仿佛清风徐来。

  这是他,在古剑大陆上,第一次全神贯注的对待,精气神合一,这一剑,他相信,将会超越极限。

  身上的大势,似乎在这种催动之下,加速凝聚。

  王风的脸色骤然大变,突然生出一种,仿佛周边的世界都消失了,被黑暗吞没,只有面前的人,在眼中不断的放大,他的身影他的气势他的姿态,都让王风感受到威胁。

  王风,不得不认真对待,拔剑,将剑鞘丢到一边,长剑晃眼,横在胸前,剑气调动,汹涌而出。只见一道道犹如发丝般的白色气流,蔓延到剑身上,流动着,散发出可怕锐利气息,令人窒息。

  周边的外门弟子,一脸惊骇,全部屏住呼吸,两只眼睛瞪大,一眨不眨,生怕错过这精彩的分生死的一幕……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