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道独神 > 3 剑阁长老的震惊与传授
  (首页第12名,很悬,可能随时被反超,所以,支持支持支持,冲冲冲!感谢“梁先鹏”的打赏,鞠躬!)

  黎明,楚暮起了个早,这是他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生物钟自动唤醒他。

  洗漱好,站在阳台上,有点不适应,这里距离断崖绝壁,太远了,以他的速度,估计要一个时辰吧,而且,到了这里,饮食是由李薇负责的,自己并没有叫他准备干粮什么。

  “算了,新的地方要习惯。”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他的适应能力十分强大,干脆就在阳台上修炼起养元剑气诀来,不一会儿,就忘记其他,沉浸剑气的搬运之中。

  剑气境七段,正常剑者可以搬运七大周天,而楚暮的经脉强度比一般的剑气境七段更强韧许多,灵魂更是好多倍的强大,因此,楚暮能够搬运二十一大周天,是三倍的修炼效率。

  剑气诀修炼完毕,剑气修为,感觉不到丝毫的增长,他也没有着急,转而修炼剑气护体秘法第二层,练完之后又修炼了一下观气术,提剑下楼,走出楼阁,往凌风剑台而去。

  这个时候,朝阳还未升起,天色黯淡,寒意深重,李薇还在被窝里面,楚暮一路往凌风剑台走去,也是冷冷清清不见半点人影,没多久,来到凌风剑台时,整个剑台空空无一人。

  站在空旷剑台上,盯着远处的草木,练起视剑,直到双眼发酸时,闭上双眼,练起听剑,继而是触剑。

  拔出剑,崭新的百炼剑剑身雪亮,如一汪秋水,让黎明寒意更深重,放下剑鞘,开始练起基础剑术,又飞云剑术柔云剑术清风剑术,最后,才修炼凌风剑术。

  这个时候,朝阳早已经升起,照射在凌风剑台上,远处,一道身影快速纵跃而来,衣衫飘飘,咧咧作响。

  韩瑞的身子在半空一顿,落下,表情吃惊,他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来到剑台的人,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比他更早,而且是在修炼凌风剑术,看上去,并不是很熟练,距离大成,还有明显距离。

  更重要的是,韩瑞看到楚暮的脸,想起昨天看到的,顿时有了猜测。

  韩瑞突然蹦出一个想法,双脚用力一蹬,衣角飘飘,飞跃而起,迅速奔袭而来,跃入剑台之内,直奔楚暮,速度极快,腾空,抵达最高处时拔剑,雪亮光芒反射一缕朝阳,闪闪生辉。

  低喝一声,剑气涌动,一剑,仿佛凌厉无比的风直逼而来,居高临下刺向楚暮,赫然是凌风剑术前六式的一式。

  韩瑞的出现,楚暮早就知道了,并没有理会,但此时看他竟然直奔自己而来,并且还出剑攻击,没有闪避,楚暮也是一剑刺出,使用的凌风剑术同样一式。

  韩瑞的凌风剑术,早已经修炼至大成,而楚暮,才第一次修炼凌风剑术而已,差距明显,但是,楚暮却有剑术宗师境界,足以弥补其中的差距,双剑交接,瞬间互相碰撞六次,擦出无数火星飞溅。

  “好!”韩瑞脸上闪过一抹喜色,剑光一转,变幻一式,一剑横斩,宛如凌厉的风切割,楚暮也跟着变幻一式对攻而出,他感觉到,此人没有敌意,纯粹是切磋。

  双方在短短的两秒钟内,将凌风剑术前六式各自施展一遍,韩瑞才落地,与楚暮身形交叉而过,迅速回身,再次出剑。

  他们都没有使用剑气附刃,完全是剑与剑的直接交锋。

  楚暮发现,这种战斗中的修炼,是平时修炼的数倍,一遍之后,对于凌风剑术的领悟加深了许多。

  “好,倒是我小看你了,接我杀招,凌风动!”韩瑞低喝道,语气有些兴奋,一剑斩出,瞬息,周围的风凝聚,变成更为凌厉,威力更强,斩向楚暮。

  随风摆柳碎乱步,身形脚步急速变幻,楚暮身形连连变幻好几次,才避开韩瑞的这一剑,不由的感到一丝丝惊讶,对这个家伙剑术的惊讶。

  而韩瑞,也是相当的惊讶,没想到,楚暮竟然能够避开他的凌风动,一点都不狼狈。

  “你真的是昨天那个新晋内门弟子?”韩瑞收剑,一脸惊讶看着楚暮。

  “如假包换。”楚暮微微一笑,道。

  “我叫韩瑞,剑气境八段,名义上,算是你的师兄,不过你叫我名字就可以了。”韩瑞自我介绍道。

  “楚暮,七段。”楚暮的自我介绍更简单。

  “你就是楚暮?”韩瑞再次惊讶一把,啧啧几声:“原来是你的,难怪,刚修炼凌风剑术,就上手了,看来,传言你可以和萧狂人交手几招而不败的事情是真的了。”

  “多谢你陪我练剑,效果很好,明天,我们继续。”楚暮行剑礼,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喂喂,这家伙,冷淡程度不比萧狂人差啊,看来以后凌风院,要更热闹了。”韩瑞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直到楚暮走下凌风剑台后,才开始修炼剑术。

  ……

  “是你!你竟然成为内门弟子了?”剑阁长老脸上的淡然不翼而飞,一脸惊讶看着楚暮,道。

  “去百兽谷历练了一趟,得到一些增加修为的灵药,机缘巧合就突破了。”楚暮道。

  “好一个机缘巧合。”剑阁长老表情恢复淡然,深深看了楚暮一眼,他可是知道其中的难度,当年他从四段突破到七段,用了一年以上的时间,而楚暮,才一个多月吧。

  剑阁长老都以为,楚暮是六品修炼天赋,而不是九品了。

  “在你挑选剑气决之前,我要试试你,出剑吧,如果你可以让我移动半步,我就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却很有用的东西。”剑阁长老站了起来,走到外面,道。

  虽然在剑术师上,楚暮已经达到宗师境界,但是在剑者上,却只是剑气境七段。虽然不知道剑阁长老的修为如何,但楚暮很清楚,自己与剑阁长老之间的差距,无法估算,就像是天空和大地之间的距离。

  所以,楚暮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正,听到剑阁长老这么说,楚暮毫不客气,拔剑出鞘,一剑横斩而出,犹如一片凌厉之风切割而去。

  “凌风剑术……看你才接触凌风剑术吧,就已经小成,不错。”剑阁长老身形未动,那一片凌厉之风还未靠近,自然消散。

  连续几剑攻击而出,但未靠近却消散,自然而然在身上划过,剑阁长老连发丝都不动一下。纵然有一身让人望尘莫及的剑术造诣,但,在巨大无比的剑气修为差距面前,楚暮也无可奈何。毕竟他的剑术造诣,是基于基础剑术的,能够让他超越他人的剑术,跨级战斗,但剑气修为相差太大的情况下,还是无可奈何。

  “你的剑术造诣,让我惊叹,青锋剑派同辈弟子当中,无人能及,纵然是我想要闪避,也很有难度。但,你的剑气修为太弱了,我只需要释放一层剑气防护,就可以挡住你所有攻击,所以,尽情施展吧,出杀招吧。”剑阁长老说道,内心震惊,震惊于楚暮的剑术造诣。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寥寥几剑,剑阁长老就看出楚暮的剑术造诣之精湛绝伦,哪怕是他也难以做到。

  几剑之下,楚暮也知道剑阁长老所说事实,剑术再精湛高深,无法破防,也无济于事。不再有保留,一式杀招惊云杀施展而出,白云滚动,碾压而去,凌厉杀机蕴藏其中,让剑阁长老微微动容。

  惊云杀直接击中剑阁长老,冲击炸开,剑气纵横肆虐四周,消散后,剑阁长老还是纹丝未动丝毫无损。

  楚暮又施展出清风绝杀,附上风的玄妙,凌厉无比斩杀而出,直接劈斩在剑阁长老身上,却被护身剑气抵挡,瞬间崩溃消散。

  尽管外剑气没有动用,但楚暮却很清楚,哪怕用了,也无法改变什么。

  “这就是清风绝杀吧,果然威力强大,之前那一式杀招叫什么?”剑阁长老问道。

  “惊云杀。”

  “惊云杀,嗯,招如其名,威力接近清风绝杀,还是小范围的攻击,不错不错,看来你有所际遇。”剑阁长老点点头,旋即露出一抹笑意:“没有让我后退半步,是不是有些失望,其实,就算是剑气境十段乃至半步化气,也休想让我后退半步,不过,以你的剑术造诣,高深莫测,如果有半步化气的剑气修为,应该可以对抗一般化气境入门。”

  “化气境,就是剑气境后的境界吗?”楚暮问道。

  “没错,剑气境后,就是化气境,分入门小成大成圆满,你的剑术造诣,足以让你轻松跨越一两段战斗。但须知,一名真正的剑者,剑术重要,剑气修为同样重要,以你现在的剑术,的确可以击败寻常剑气境九段,却难以杀掉他们。因为他们能够剑气成甲,隔绝你的攻击。”剑阁长老说道,脸上的微笑,更为明显:“虽然你没有让我后退半步,但却让我很满意,我决定,告诉你这些,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你可知道,剑道境界?”剑阁长老问道,楚暮摇摇头,他便继续说道:“剑道境界不是剑术也不是剑技,却又超越它们,很玄乎,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练不了,只能靠悟,悟到了自然就成了。我所知道的剑道境界,是剑势和剑意。”

  楚暮点点头,听得滋滋有味。

  “剑势境界,有入门小成大成圆满之分,如今我的剑势,只是小成,此生无望剑意。”剑阁长老说道,颇有遗憾,旋即充满期待:“我看你剑术天赋极高,悟性也必定极佳,所以,希望你能够尽早悟到剑势。剑者世界流传一种说法,剑气境十段前,能够领悟剑势,将来必定能够领悟剑意。说再多,你也不会印象深刻,站好,我就让你亲自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剑势!”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