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剑道独神 > 21 千连胜!主殿弟子剑术第一
  “请楚师兄赐教。”碧水院一八段中期内门弟子跃上斗剑台,对楚暮行剑礼,语气恭敬。他自己已经不记得,这是三十天来第几次上斗剑台挑战楚暮了,总之,每一次上来挑战楚暮,都被楚暮一剑击败。

  尽管如此,二十几天下来,他还是感觉到自己剑术在明显的进步。

  楚暮点点头,对此人,有点欣赏,事实上,像他这种锲而不舍能够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的人,楚暮都比较肯定,这样的人,以后往往都可以有一番作为。

  而有些人,几次被自己一剑击败之后,就丧失了上台的勇气。

  斗剑台下,许多三院弟子和主殿弟子们,神色无比的复杂,对这个在斗剑台上已经守到第三十天的内门弟子,他们已经无法用任何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崇拜和敬仰。

  高山仰止啊!!!

  诸多女弟子们,则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之情,时不时的对楚暮抛媚眼或者含羞带笑一瞥。

  “这个楚暮……”执事陈金满脸的凝重,暗自说道:“再过今天,他就满三十天了。我青锋剑派自开派以来,守剑台的最长时间,也是三十天,如今,又要有弟子,达到这个记录吗?”

  “而且,如果不以时间论,而以斗剑数论,楚暮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以往那些守台者了,千连胜啊。”陈金无比的惊叹。

  他是斗剑台的执事,每天都在这里,看着楚暮站在台上,接受一个又一个弟子的挑战。每一个弟子,往往都不是楚暮一剑之敌,下去一个又上来一个,连续变幻,不知不觉,三十天来,楚暮已经连战千场连胜千场了。

  想到这里,陈金都觉得头发晕,晕乎乎的就像是练剑疲劳过度,看什么都不真实一样。

  “多谢楚师兄赐教。”碧水院这个弟子,虽然还是被楚暮一剑击败,但却没有半分的沮丧神色,反而有些兴奋的对楚暮行剑礼:“我感觉,我原本已经到瓶颈无法突破的剑术,因为近来楚师兄的赐教,有所领悟,想必这几日,就会突破,到时候,再来向师兄讨教。”

  现在,不管是三院弟子还是主殿弟子,不管是七段还是八段,只要是与楚暮交手过,并且多次观看楚暮斗剑的人,全部都心服口服的称楚暮一声“师兄”。

  在他们的心目当中,楚暮已经是当之无愧的青锋剑派弟子剑术第一了。

  此时,天色渐晚,如果到了夕阳下山之际,楚暮今日守剑台,就算完成,满三十天,可以获得第六颗练气丸。

  前面所获得的五颗练气丸,楚暮早已经服用消化,再加上一个月的苦修,三倍效率下,剑气修为,也从七段初期提升到七段后期,濒临巅峰。如果再有一颗练气丸,楚暮就能够达到七段巅峰。

  获得第六颗练气丸,对楚暮而言,毫无难度。

  这时,只见两个人,从远处快步飞身而来,一青色长衫,一白色长衫,衣诀飘飘,宛似神仙中人。

  “是罗师姐。”

  “罗师姐来了。”

  主殿弟子们一看,纷纷激动起来,眼中更是深藏爱慕。

  三院弟子们也被吸引过去,纷纷一看,顿时,男弟子都露出惊艳的眼神,女弟子有的自惭形秽有的心生嫉妒。

  楚暮一眼看去,以他的意志和心性,也不免觉得惊艳,这个女子的相貌,楚暮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也从未见过。唯有一些网络上的修饰过的美女图才能够相比,但是那些美女图毕竟是假的,缺少一种生机,无法和真人相比。

  那脸蛋,非常的精致,皮肤细腻白皙就像是凝脂一样,而五官拼凑起来,不仅有一种惊艳的美丽,还有一种英气,更是让人眼睛一亮。

  随着这个女弟子的靠近,一股女儿清香也随之飘来。

  女弟子不曾停留,靠近斗剑台时,如同乳燕归巢般的从众人头顶飞跃而过,穿梭而来,一股香味洒落,令人着迷。只见她轻飘飘却又安安稳稳的落在斗剑台上,展露一身顶好的身法。

  随后的那个男弟子,则如同离弦之箭般飞射而来,临近斗剑台之际急转直下,安稳落下斗剑台边缘,就像是一杆长枪,气势凌厉逼人。

  “好身法,至少是中阶身法。”楚暮眼中有一抹精芒流过,暗道。

  “你就是楚暮,据说你是三院弟子剑术第一,更自称青锋剑派弟子剑术第一。”女弟子饱满红唇轻张,声音有几分清脆几分温润,哪怕是厉喝质问,也让人觉得好听,余音绕梁般的令人陶醉。看看三院和主殿的男弟子们,大多数都露出了陶醉的神色,巴不得这句话是对他们所说。

  “报上名来。”楚暮淡淡说道。他早知道,所谓的什么第一,会给自己招惹来一些麻烦,但,这种事情往往澄清不得,越是澄清就越描越黑,反而让别人觉得你这个人虚伪不敢承认。所以楚暮的态度,一向是不承认也不否认,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楚暮的话和语气神态等等,就像是对待平常其他挑战者一样,让三院和主殿弟子们,纷纷露出无比震惊的神色,一个个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好像是更崇拜楚暮了,面对罗师姐这样的神女一般的人,也能够如此的淡然,但他们内心却又有一种憋闷感,感到自己内心之中神女一般存在的罗师姐,却被楚暮如此的冷淡对待,很不舒服。

  女弟子们,则是纷纷露出爱慕,对楚暮的爱慕,如火般的炽热,而斗剑台边的那个神色冷漠锋芒逼人的男弟子,则是紧皱眉头,闪过一丝的不快。

  “主殿弟子,罗玉玲。”女弟子对楚暮的态度,显然也很惊讶,她所遇到的男弟子,无一不是见到她之后,或者死皮赖脸的打招呼,或者是故作冷漠无视吸引自己的注意,或者是用各种方法手段接近自己等等。但眼前此人的淡漠,让她感觉,那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一种发自内心一种本性,也正是因为如此,让罗玉玲内心恼怒,竟然敢这么无视自己,声音愈发的冷漠,并且有一丝的高傲:“我在主殿弟子一脉,有剑术第一人之称,你在三院有弟子剑术第一人之称,今日,我就让你看看,三院始终不如我主殿一脉,你这第一人,也不是我的对手。”

  闻言,楚暮倒是有点惊讶了,主殿一脉弟子剑术第一?如果是真的话,那么这个女弟子的剑术,当颇有造诣,不免的,楚暮出现几分期待。

  底下诸多男弟子的眼中,更是冒出了无比的崇敬和爱慕,只是楚暮没有看到,斗剑台边的那个男弟子在听到罗玉玲自称主殿弟子一脉剑术第一时,闪过一抹怪异。

  底下弟子们,又是期待,又是矛盾。

  他们既希望看到他们心目中的神女大展神威,击败楚暮,但又不想楚暮被击败,然而,也不希望楚暮获胜,心想干脆来一个平局好了,又恨不得自己取代楚暮,和罗玉玲交手,哪怕最后落败受伤,也心甘情愿。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