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少年医仙 > 第54章 月明风高
  在吴文祥的授意下,陈进勇开车将秦朗送到了青云山脚下。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青云山本来就是荒山,白天来这里游玩的人就很少,何况这是晚上,山上简直连鬼影子都没有。

  此时,天空中明月高悬,但青云山树木茂盛、荒草丛生,在黑夜之中越发显得黑暗阴森,连夜间的风吹来,都给人一种寒冷刺骨的感觉。

  山中虫鸣啾啾。

  弥漫着一股的无形地压力,四周似乎潜伏着浓烈的危机。

  秦朗沿着山路,大步向青云山山顶走去。

  他的步伐很沉稳,尽管他知道安德盛已经布下了陷阱。

  秦朗本以为凭借手中的证据,就可以迫使安德盛谈判、就范,却没想到这老东西如此沉得住气,而且掌控了夏阳市的一部分警力,以至于他反过来逼秦朗来了这里,可谓是棋高一着。

  只是,安德盛以为在青云山已经布置好一切,足以致秦朗于死地,但是他却万万想不到,在这个青云山,秦朗才具备“主场优势”,因为这荒山之中,又怎么可能少了蛇虫呢?

  所以,秦朗根本无须小心翼翼地去探查那些败类警察潜藏在什么地方,因为他的“朋友们”会替他将这些败类一个一个找出来的。

  在秦朗低沉的口哨声中,原本寂静的青云山忽然间变得“热闹”起来,草丛树林之中,响起了悉悉索索地、令人买骨悚然的声音,几乎整个青云山的毒虫都出洞了。

  民间有俗话“端午节、天地热;五毒醒,不安宁”,说的是到了端午节前后,各类毒虫都活动频繁了,不过夏阳市天气炎热,毒虫门早就开始活动了,因此在秦朗的刻意驱使下,不仅整个青云山的毒虫开始向山顶聚集,连附近山上的毒虫也赶过来“凑热闹”了。

  顷刻之间,在秦朗身体四周,已经形成了一道蛇虫组成的“洪流”,而且这一道“蛇虫洪流”不断地向山顶方向漫去,在月光之下,给人一种极端惊悚的感觉。

  但秦朗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因为这些毒虫根本不敢靠近他,只能处于他的驱使之下。

  “啊!”

  就在这时候,半山附近传来一声尖叫,一个黑影被蛇虫逼得从树上栽了下去,很快就被蛇虫洪流给淹没了。这家伙本来想在树上打黑枪,却想不到他根本瞒不过这些蛇虫的感知,愣是被蛇虫逼得跳“树”,其后果可想而知了。

  又过了两分钟,枪声响起,显然有人被吓得用枪来射击蛇虫了,但此时涌上山的蛇虫何止数十万,这家伙就算是将子弹打光,又能杀死几条蛇,反而还激起了这些蛇虫的凶性,很快将他咬了一个半死。

  接着,又一声惨叫声响起,这一次被蛇虫攻击的家伙很是彪悍,受持一把军用匕首,斩杀了好几条大蛇,但是他的勇猛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秦朗继续前行,这时候他听见身旁传来“沙沙”地声音——

  这是大型蛇类快速爬行的声音!

  秦朗瞅了一眼,禁不住呼了一声“好家伙!”,原来在他身侧,一条至少有七八米长、六七十公斤的蟒蛇跟了上来,这家伙浑身长着褐、白相间的花纹,秦朗瞅了瞅,这应该是一条亚洲岩蟒,看来也是被惊蛇丸的气味给引了过来,秦朗伸手在这条岩蟒的脑袋上拍了拍,很快这家伙减缓了速度,跟在了秦朗的屁股后面,跟他的步伐保持一致。

  接下来几分钟,又有两个潜伏在暗处的枪手遭殃了。

  但秦朗无暇关心他们的死活。

  安德盛的行为,已经彻底激怒了秦朗,让他变得杀气腾腾。

  不过这时候,秦朗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小子!你让这些该死的蛇虫退回去!”安德盛的声音充满了惊恐和无尽地愤怒。

  安德盛从手下人口中知道秦朗拥有“驱蛇”的本事,而且还专门做了准备,让手下人和自己都在身上抹上了一些雄黄粉,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秦朗的驱蛇本事竟然这么变态,这家伙一次性竟然可以驱使数十万条蛇,好像是把整个夏阳市的蛇类都给驱动了,简直形成了一支蛇虫大军,所向披靡。安德盛及其帮凶身上的雄黄粉,在蛇虫前赴后继的情况下,根本发挥不了用处!

  更恐怖的是,秦朗这厮驱使的不仅仅是蛇,还有其它毒虫!诸如蝎子、蜈蚣、蟾蜍等。

  在安德盛看来,秦朗拥有这样的本事,简直就不是人了,分明就是一个魔鬼!

  平心而论,现在安德盛已经后悔了,或者之前应该接受秦朗的谈判,那样或者还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而现在,只要秦朗愿意,他完全可以将安德盛连同他的手下弄得尸骨无存,安德盛唯一的活命筹码,就是陶若!

  “这些蛇虫不是我招来的。”秦朗冷笑一声。

  “我知道是你干的!”安德盛怒吼说,“如果你让这些蛇虫上了山顶,我就杀了这女人!让她跟我们陪葬!妈的,你来啊!跟我们单挑!”

  秦朗的手段显然已经把安德盛逼疯了,让他先前的布置完全失灵,安置的枪手也派不上用场。

  甚至,这些枪手还未发现秦朗的存在,就已经被蛇虫咬得只剩半条命了。

  但秦朗不能不在乎陶若香的性命,所以他只能让这些蛇虫停留在山顶边缘,孤身向山顶走去。

  青云山的山顶,被当地人唤作“雷打坪”,就是说山顶曾经被雷击过,所以不怎么生长草木,而且比较平坦,就如同一块平地,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株树木和一些生长不太好的浅草。

  这种情况下,蛇虫一上山顶,肯定就会被安德盛这帮人发现。‘

  为了陶若香的安全着想,秦朗只能独自走上了雷打坪。

  “哎呀!”

  就在这时候,只听见旁边的大树上传来一声惊叫,又一个人从树上栽了下来,而且这家伙的身上还缠着一条巨大的蛇,正是先前被秦朗驯服的那一条岩蟒。

  这家伙藏身在树上,本打算跳下来给秦朗来一个“空中突袭”,将秦朗砍翻在地,哪知道他却反被蟒蛇突袭,那一条岩蟒虽然只有七十来公斤,但一旦被其缠上,却是不死不休,它肯定会将猎物绞杀至死的!

  不过,偷袭者也是个狠辣角色,从树上摔下来之后,拳头狠狠地往蟒蛇的脑袋上砸去,但这却更加激怒了这一条岩蟒,它的尾巴一甩,绞在了偷袭者的脖子上,不消片刻,秦朗就听见偷袭者颈骨和胸骨碎裂的声音。

  绞杀猎物,这本来就是蟒蛇的杀手锏。

  夜很静,偷袭者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地回响在山顶上这些人的耳中,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这小子,太狠毒了!

看过《少年医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