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少年医仙 > 第59章 九香玉露丸
  “毒发了?”

  陶若香的这一声呻吟叫得秦朗心猿意马,但他很快意识到这可能是陶若香毒发的现象,刚才安德盛说那种毒药叫什么“春苗喜雨”,看来这催.情的功效还真是威猛呢。

  不过,这东西要是不威猛,周玲玲这些女生也不会遭殃了。

  秦朗知道陶若香药性发作了,赶紧上前扶住了她,准备先带她离开这里,但是却没想到,陶若香竟然一把抱住了他,还不等秦朗回过神,她那红润微翘的嘴唇就堵住了秦朗的嘴,并且整个身体也如同常春藤一样将秦朗给缠住了。

  没办法,秦朗的身上虽然没有抹麝香,但是卢军已经挂掉了,在药性的驱使下,陶若香自然选择了秦朗作为“泻火”的目标。

  “我的初吻,这就没了!”

  面对枪支、毒药,秦朗都没有丝毫的紧张和慌乱,但此时陶若香的这一吻却让他方寸大乱。别看秦朗平时喜欢口花花占点便宜,但是在男女之情方面,却没什么经验,完全就是一个新手,陶若香如此动情的狂吻,让秦朗一下子懵了,完全不知道如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艳遇”。

  秦朗上面的脑袋虽然懵了,但是下面的“小秦朗”在关键时刻可没有含糊,有一种要撑破帐篷的感觉,而且让秦朗没想到的是,他忽地感觉下面传来一种怪异地舒服感,这种感觉甚至让他险些叫了出来,他低头一看,原来是陶若香隔着裤子抓住小秦朗,似乎要将它给掏出来,而小秦朗似乎也有一种快爆炸的感觉。

  再抬头一看,只见月光之下的陶若香,脸上红扑扑的,媚眼如丝,呵气如兰,美得让人窒息,让秦朗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似乎只想将错就错,在这里跟她一阵缠绵……

  “秦朗,难道你真的成了畜生么?”每到关键时刻,男人的良知就冒出来捣乱了。所以说,在这种时候,男人一半是圣人,一半是禽兽。

  “只是美丽的错误而已,而且是为了给她解毒,她会理解。”心头另外一个禽兽的声音说道,“大不了,完事之后就说都是月亮惹得祸,月光下的她太美太诱惑……”

  “趁人之危,那可真成了禽兽!”

  “不乘人之危,那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

  啪!

  秦朗心头天人交战,终于良知和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他伸手给自己扇了一耳光,然后咬牙推开了陶若香,赶忙从皮囊中摸出一粒解毒丹丸塞入了陶若香口中:“陶老师,这是解毒的药。”

  “九香玉露丸!败家子!”老毒物的声音再度在秦朗耳边响起。

  “我擦!老毒物你能不偷窥行么?”秦朗低声冷哼了一声。

  一般来说,一种解药只针对一种或者几种毒药,就如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个道理。但钥匙之中有万能钥匙,而解毒药中也有类似的“万能解毒丸”,这东西就是九花玉露丸,只是这药丸的价值当然也非同小可了,而且配制不容易,所以老毒物才说秦朗是败家子。

  秦朗当然也有别的办法解除陶若香身上的毒,但是他需要时间研究和配药,而这段时间里面,陶若香怎么办,难道秦朗将她直接打昏不成?

  九香玉露丸的功效可不是盖的,很快陶若香身上的药性就开始消失了,脸上的红晕也逐渐消褪。

  大约五分钟之后,陶若香就恢复了常态,不过因为还保留着之前的记忆,想到自己竟然主动轻吻秦朗,而且还把舌头伸进去挑逗秦朗,还有更羞人的举动,这让很是娇羞也很恼火,她向秦朗说道:“刚才的事情,你必须统统忘掉!”

  “我……忘不掉。”秦朗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刚才的那一段记忆,对秦朗来说,简直就是刻骨铭心的,秦朗都恨不得将这些记忆从大脑里面拷贝出来,然后刻录成光碟,永久珍藏呢,怎么可能忘记。尤其是,陶若香那根灵巧的香舌,品起来的味道当真让人回味无穷。

  “你——你是不是又在想刚才那些画面了!”陶若香气得嘴唇都在颤抖,但是脑子长到秦朗的脖子上,她又怎么控制得了。

  “陶老师,我答应你,尽量忘掉这事。”秦朗口是心非地说着,然后岔开话题,“今天晚上遭遇了这么多事情,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我哪有心情休息啊。”陶若香看着秦朗身上的伤口,“你……你没事吧?之前那个安德盛说你中毒了,你应该不会有事吧?”

  “我能解你身上的毒,当然也能解自己身上的毒,早就跟你说了,我是一个很厉害的中医。”

  “中医?你真的是中医?”陶若香怀疑地看着秦朗,“中医,有这么高的功夫?”

  “唔……”秦朗没想到陶若香不好糊弄,脑子一转,一本正经地说,“陶老师,你之所以这么认为,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中医——我们一边下山,一边说吧。”

  “这四周不是有蛇么?”陶若香兀自心悸。

  “有我在,什么蛇都不会咬你。上小学的时候,老师不就告诉过我们,蛇也是人类的好朋友嘛,它们主要吃老鼠这些害虫——”

  “呀!”

  这时候,陶若香忽地惊呼一声,因为她看到之前那一只岩蟒竟然在吞食一个人的尸体,现在只剩下半截身体在外面了。

  “没事。”秦朗上前,轻轻摸了摸那岩蟒的脑袋,然后向陶若香说,“我都说过了,蛇儿只吃害虫,这些人都是害虫,让蛇儿吃了就是超度他们。”

  陶若香却是不敢靠近这大蟒蛇,只有跟在秦朗身后面,一同下山。

  当秦朗下山的时候,这些蛇虫也开始逐渐散去。

  “对了,你刚才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医,那你说真正的中医是哪样的?”陶若香似乎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秦朗,其实她问秦朗问题,主要是为了把注意力从四周的蛇虫身上转移走。

  “哦,这个真正的中医嘛?嗯,不光是精通医术。他必须还得会功夫,还会懂一些其它知识。”

  “为什么必须要学功夫呢?”

  “在我们中医行当里面,有一句俗话叫做‘中医不练气,那就是个屁’。”

  “这话真是粗俗,不过有什么道理呢?”

  “当然有道理。你知道中医博大精深,不光是把脉、开方子这么简单,真正的杏林高手,往往是不需要开药,也能治愈疾病……你别不相信,比如中医的推拿和针灸,这可是两门高深的手段,表面上很多人都会,但却只是学到了皮毛。真正的推拿和针灸,需要医生会气功,以气活血、以气运针,这才是好手段!别的不说,你可知道华佗自创的五禽戏,也是一种养神炼气的功夫。”

  秦朗这一番话却不是胡掐,作为老毒物的传人,秦朗在中医方面的造诣也是相当深厚的,也知道古代很多有名的中医,都精通养神炼气的手段。练气不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也是为了方便治疗病人,因为中医的基础理论就建立在经脉、精气之上。

  “听你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呢……那你解毒和驱蛇的本事这么厉害,又是怎么来的?”

  “呃……那是因为,因为我是很厉害的中医。之所以厉害,就因为我还会解毒、驱蛇这些本事。”

  “为什么你吹口哨就可以驱蛇,蛇的听觉不是很弱吗?”

  “听觉很弱,不代表没有听觉,更何况我这不是吹口哨,而是虫笛。”

  “什么笛子,我可以看看吗……”

  “……”

看过《少年医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