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星河贵族 > 第十章 偶遇
  p。//一秒记住本站百度搜23文学网即可找到本站www.fs23.com//s。推荐票,请到怀里来。

  ================

  林海跑步到达环星二区,已经是天色初黑,云空渐墨之时。

  此时那轮恒星已经隐没在了远山的那一头,整个城市都现出最后绯色的色泽。他从坡地下来,看到环星二区处处皆是迭幢的小别墅,那些别墅门前打理着干净无比的草坪,或许还有女主人摆弄着种植的奇花异草,时而会见到一些在附近学院放学返回的学生,乘坐着家中的轿车抵达,下车的时候,见到跑步经过的林海,投以一个奇怪的眼神。

  兴许这里的人都不太喜欢在这个时候跑步。

  这样沿途的景致伴随着公路延伸到极远处。林海预计还有两公里便会抵达林氏庄园的时候,突然一旁传出一阵剧烈的犬吠声。

  狗是一种古代宠物,虽然至今尚有,但在许多行星几乎已经很罕见了。一来是因为犬类这种生物很容易沾染寄生虫,尽管性情温顺,然而毕竟还是需要人去照顾,相比起那些宠物公司生产的智能宠物,需要花费时间和耐心去驯养的犬类实在无法和小孩所喜爱而且没有任何危险的智能宠物相提并论。

  最重要的是,狗的价值不菲,想要驯养一条狗,要经过检疫局繁琐的手续定期检疫,多重上税,这里面还附加着奢侈品税。各种成本太高,所以没有太多人养的起一条真正的犬类。

  而林海听着那剧烈抑扬顿挫的犬吠声,终于确定,这不是智能宠物……而是一条真正的狗。

  林海转身跑入下一个岔道上,距离犬吠声越近,他越能听到其中夹杂的一丝类似人的声音。他的双眉像是两条空中划过的彗尾般蹙了起来,狗这种生物大部分很温顺,但并不排除一些狂躁的特性,如果真的是狗在伤人……他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几个转折,林海已经来到了出事地点,那是一个背身佝偻的老者,披着一件短卦,手中牵着一只看上去有些巨大的黄狗,但他另一只手,却扶在一株大树上,躬身咳嗽,那种咳嗽仿佛是要将肺咳出,使得他的背脊像是一样蜷缩。

  而他旁边的大黄狗显然被这种事吓得六神无主,不停地围着主人狂吠,眼神流露出一种忧虑恐惧。这里是环星二区很幽静的地方,周围只妆点了两三栋别墅,而那些别墅落地窗透出幽谧的内景,以及时而闪烁的防盗灯,明显说明了这些别墅中没有人。

  老者哮喘发作,若非坚强的性子撑住,他只怕会咳倒地一晕不醒也说不定。而偏偏四周的房屋密度极小,此时更没有任何人在,大黄狗也只能在旁急得直打转,不停担心的狂吠。见到林海到来,大黄狗便猛然蹿前,挡在了老者的身前,显然在尽着护住主人的职责。

  剧烈的咳嗽中,老者看得出林海是想帮忙,然而大黄狗估计被主人的状况吓住了,所以现在六神无主,没有任何人可以越过它接触老者,除非是跨着他的尸体迈过去。

  老者很想制止大黄狗,然而除了紧紧攥着手中绳索之外没有任何力气,几乎快喘不过气来的咳嗽也让他处于近乎于缺氧的边缘,他可能随时会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内晕厥。

  而他很明白,没有自己的指令,身边这条忠实的大黄狗,绝不会允许任何人靠近自己。除非面对致命武器,在他陡然发病晕厥之后,估计来驯服这条黄狗的,也就是野生动物处理署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官。

  老者心力焦急,心中唾骂,这大黄平日也乖巧,如今却被他吓得惊惶万分,难道没看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来帮忙的么。只是这么一想他又有些自嘲,大黄毕竟只是一只狗,危急时刻,哪能分辨这么多。在胸中憋闷,几欲昏厥的这一瞬间还能自嘲,这个老者倒也是很不平凡的人……只可惜身不由己,人最终不能逆转天命。

  就在老者扶着大树的手渐渐垂落,在剧烈的咳嗽和肺部呼吸顿止朝地面跪下去的瞬间,他只觉得一只横地里插过来的手,穿过自己的肋下,挽住了他的胳膊。

  赫然正是刚刚站在远处不得近身的青年。

  “大黄!”老者反应过来,终于用尽最后的力气,想要喝止可能已经扑咬上这个青年的巨大黄狗。但下一刻却愣住了,因为青年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一只手挽住了他欲摔落的身体,另一只手,则稳稳的抚摸着巨大黄狗的脑袋。而之前凶恶的大黄,眼下竟然是极为享受,极为青昵的享受着他的抚顶,同时眼睛带着恳求期望的朝他望去。

  青年眉目明朗,透着一种可以信任的气质,兴许正是这种气质,令大黄终于放下戒备,托付于他。

  驯服了大黄狗,将老者扶住倚在大树边上,林海伸出手,捏住了老者的虎口,另一只手,则犹如鹰爪,掐上了他鼻腔以下,嘴唇之上的那寸空间。

  神智因为缺氧而有些涣散的老者只感到虎口和鼻尖下的部位一阵刺痛。他并不明白,这青年为什么要做出如此的动作?

  只是短短的刹那,那股来自两个部位的刺痛迅速蔓延出去,仿佛直蹿自己脑干,这一瞬间,老者竟然出奇的睁大了些眼睛。清醒了不少。

  而后青年竟然连换如此施为,迅速在他身体数个部位进行按压,就像是在进行着按摩,但伴随着他每一次出手。老人胸腔里那憋着的一口恶气,一直如影随形追随着他的恶魔,似乎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青年将老者翻了一个侧身,用一种独特的指法弹压在他的背脊之上,每一次,竟然都将他的背身那件短褂弹出飞灰,但老者的面容,却已经渐渐气顺而显出血色。

  伴随着青年最后一个梳理,老人前咳出一口黑血,但却在那一刻,有一种上下疏通了一口气的畅快,前所未有。

  大黄狗欢快的跳跃,老人在一脸惊异中,看着满头是汗的林海缓缓起身。

  “老人家,我只是帮你缓解了一下,但这种病还是要靠医疗才能根治,下一次或许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老者歇息了片刻后,抬头看着林海,开口道,“实在喘不过气来,大不了一死了之,难道老子怕死?治不治疗,那是我的事情,你小子倒是多管闲事。”又看向跳跃冲着林海亲昵的大黄,叱道,“你这蠢货,我好转了,关你什么事,你高兴个什么劲,真是一条狗犊子!”

  林海当即愣在原地,他印象中老人应该都是和蔼可亲,更何况面对刚刚救了他的自己。但没想到这老头脾气居然古怪到了极点。

  但林海随即便在短短的刹那回过神来。是了,哮喘这种病,在海州星也许是大事,然而在医疗发达的河畔星这些地方,只要坚持治疗,应当是没有任何问题。看着老者咳出的黑血,该是心情郁结长期胸闷所致,可想而知他定然是有一些纠结的心事。而不愿配合进行彻底根治,也正是如此,所以多少养成了这样的臭脾气。心态有时决定一个人是否健康。在贫民窟那种地方,如果没有强大的心态,只怕早已经不是疯了就是死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委实有些过分,老者有些摇了摇头,声音小了一些道,“我骂这狗,也不是骂你。今日这事说到底,你小子做得对!……出来运动逛一逛,居然遇上这么一扫兴事。小子你若不是很忙,就随我走一程。”

  林海是哭笑不得。但这老头倒是有一股魄力,或者这种被自己救了还理直气壮的模样,让林海有些佩服,再者这里静僻少有人至,担心他再度发病,于是破天荒随他安排起来。

  一老一少,一条狗。在星球四起密密麻麻的夜灯中,渺小的行走在这个街区之上。

  ***********

  “这年头居然还有愿意出来跑步的年轻人……你住什么地方?”两人走着,老头随口问道。

  林海指了指远方灯火辉煌的建筑。在环星二区居住的,都是一些上层社会的人士。老头应该也是这一类,他的穿着虽然有些旧了,但却看得出料子的精致。而他的面容虽然爬上了岁月的纹路,但是眼眉的轮廓异常有力,头发异常整齐的朝后垂着,些许银丝点缀。

  除去刚才哮喘凄惨的样子,现在这老头,俨然有些风度翩翩的模样。要是在那些舞蹈学院门外一站,说不定会吸引许多喜爱大叔的年轻漂亮女生。而这老头在年轻时,定然也很是一个花花公子。

  老头顺着林海的手指看了过去,然后随口道,“哦,林氏庄园。”随即他想到什么,眯了眯眼,看向林海,“你就是林威那个垃圾星的私生子?”

  他说话带着些轻屑和笑意,似乎是一种讥笑。若不是林海有些摸熟了这老头的性子,知道他是在嘲笑林威,定然以为针对的是他。

  在环星二区,应该都是些名流,这里一些消息的传播速度和广度,向来极为迅猛。老者知道也不足为奇。

  看到林海的默认,老头倒也破天荒和善的一笑,“没想到林威那小子,竟然还能生出你这样有趣的小子。刚刚你在我身上按摩了几下,居然就让我好转起来。而且我这条生人勿进的大黄,居然也能被你驯服?”

  “你知道我是垃圾星来的,垃圾星的人们,医疗条件总归没有那么好,如果没有一些保命的法子,生存一定是重大的难题。而至于大黄……垃圾星是野生动物的天堂,那里的野生动物,似乎对我并不排斥。也许天生就容易被动物所喜欢……”

  林海说得轻松,然而老者却破天荒有些沉默,林海这些话里面的艰辛,哪里是现代他这样年龄的青年能够具备,能够经历的。可想而知在那个贫苦的星球,这小子经历的定然不会少,才如此造就了他的成长和成熟。

  “我年轻的时候,也吃过不少的苦啊……”兴许是吃苦有了共同的话题,老者破天荒的话语也多了,对林海也没有那么咄咄逼人。

  两人一路说一路走着,很容易便到了林氏庄园的街区。

  通过两人的聊天,林海清楚这老头姓江,居住在附近,但却没有从他口里得出其他家人的信息,想必大概也是一个孤寡老头。而且是个有些神秘的孤寡老头,因为从他的语气里,他年轻时似乎经历过战争,那些战斗的日子时常让现在的他有些心神醉往。同时时刻透着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仿佛整个河畔星在他眼底,都找不出一个能够让他重视的人。当然,林海不过是他一个稍微看得顺眼的“小家伙”。这让刚刚救了这老小子一命的林海再度哭笑不得。

  来到林氏庄园所在的街区,老头欲走,看到老头孤寡的身影和大黄狗念念不舍的表情,林海终有些恻隐,于是返身提出送他回去。

  老头没有拒绝和推辞这种客套的说辞,就那么自然的和林海打道回府。一路继续闲聊,当然更多时候老头言语里的霸气,却是让林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人走到一个上坡处的庄园,直到面对了这处庄园好半晌,林海也没有说出话来,最后才道,“这是你的……房子?”

  这江老所在的庄园虽然偏僻了些,然而在林海看来,其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建筑的复杂高大程度,都远远超越他原本看来奢华至极的林氏庄园。

  虽然摸不透这老头的来历,但这更令林海增加了对这老头的孤寡同情感。这么大的一所房子,一人一狗独自居住,那的确是会让人孤僻脾气变臭的。

  送老头到家,门房滑开,大黄狗跳跃着进入家门,老头扭头对他道,“这年头年轻人身体越来越糟糕,还能像你这样跑步的青年不多了。记着坚持。”

  就这样送这个古怪又孤僻的江老头回到了他的住所。林海才朝着林氏庄园的方向折返。

  !

看过《星河贵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