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章,死寂的孤儿院
  

  有很多人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但是今天我会将自己的亲生经历说出来,告诉你们,这个世界有两面,一面是阳光灿烂的平凡世界,而另一面则是光怪陆离的灵异世界。

  我的职业很特殊,懂行的人叫我们招魂师,不懂行的人叫我们阴阳代理人。

  干的工作也很简单,将一些你们看不见,但是我能看见的东西,招回来,或者是赶回去……

  我本名叫端木齐,现年26岁,后来改名叫端木森,是师傅帮我改的命。他说我这人命数多变,五行不平,需要木行来撑,才能活的安稳,所以后来我就一直叫端木森,即便这个名字在我听来其实挺二的。

  我生于1989年,动乱的一年,十岁之前我一直在上海远郊的一所孤儿院生活,没什么朋友,吃着简陋的快要过期的食物,睡整个孤儿院最阴冷的房间。

  十岁之前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所有人都避开我,不敢和我接触,因为在他们看来我是不祥的。如果不是因为有政策压着,或许我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护工从来都不给我好脸看,孩子们也不敢和我说话,而造成这一切的理由,是因为在我的身边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特别是每一个睡在我隔壁的孩子都会离奇死亡,至今为止,已经死了五个孩子了,都是一觉醒来便身体僵硬,面色发青……

  我没有五岁之前的记忆,但是所有人都告诉我,五岁之前,每一年都会有一个睡在我隔壁床位的孩子死亡,直到后来,再也没人愿意靠近我。

  排队的时候,我总是走在最后一个,因为没人愿意和我手拉手。

  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坐在角落里,因为没人愿意靠近我。

  甚至连护工和院长看见我都很害怕,他们想把我扫地出门,但是因为政策的缘故,一直强压着。

  我经常一个人,默默地走到孤儿院的围墙后面,看着高大的围墙想: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等我长大了,是不是生活就会美好一些呢?

  因为总是落单,所以我经常被孤儿院里的孩子欺负,其中一个是个胖子,叫大明,他喜欢揪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往墙上撞,然后将我打倒在地,对着我小便,还对四周的孩子喊:“快看,你们不是说靠近他会死吗?我就没死啊,哈哈!”

  每一次被欺负完,我都会将头伸在水龙头下狠狠地冲,用水冲掉我头上的尿骚味,冲掉我脸上的泥巴,冲掉我屈辱的记忆。

  只是,每一次自己洗衣服的时候,还是会哭,因为没人愿意帮我,这个孤儿院,住着的是孩子,可对我来说,这里是地狱,即便后来我见过了真正的阴曹地府,可是这些屈辱的记忆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中,很久之后都无法忘记。

  我在十岁那年离开了孤儿院,不会因为我被扫地出门,而是因为我被人领养了,领养我的人叫蒋天心,他是个长相很帅气的大叔,就是不太爱干净,不喝酒,喜欢叼着烟却不点燃,腰间挂着一个葫芦,说话很痞气,为人很强势。

  而他,也是我的师傅,给我改名字的那个人。

  和他的相遇,是在一个刮着大风的夜里,因为口渴,我下床走到楼道里的茶水间喝水,可是途径隔壁女护工值班的房间时,却看见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里面传出来一些吸允的声音,还带着一点古怪的咀嚼声。

  我奇怪地凑过去看了一眼,透过门缝,我看见了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幕,女护工赤身裸体地坐在椅子上,面对着我,衣服敞开,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可是她本该红润的脸却变的一片铁青,眼角,嘴边都有鲜血流下来,死了,白天还好好的女护工,居然到了晚上就死了!看见这一幕,我吓了一大跳,双腿打颤,往后踏了一步,却没站稳,跌坐在了地上,吓的大叫一声!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这一声大叫本来应该将四周熟睡的人都给惊醒,可是,此时整个走廊,乃至整个孤儿院大楼一片寂静,所有人如同死了一般,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我从地上爬起来,不敢靠近面前的大门,向后退,可是一喘气,却是呵出了一团白雾,现在可是五月份,怎么会有白雾!而且,我四周的温度明显变低,双手摩擦手臂,试图取暖,脚步往后退,我知道孤儿院不对劲,肯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说不定,就是有那种“脏东西”进来了,我不敢往下想,害怕的腿肚子都发颤。

  那一年只有十岁的我,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只有一个,就是赶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将头埋在被子里,害怕,是真的害怕!

  整个黑暗的走廊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回荡,我往后退,经过大明房间的一刻,我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我吓的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个头戴白色长帽,穿着被色丧服的人站在大明的床边上,或者不应该是用站来形容,因为它是飘着的,我以为自己看错了,盯着它的脚看了半天,最后才确定,的的确确是飘着的,我这边倒下的动静惊动了它,随后这个戴着白帽子,穿着白色丧服的人缓缓转过头来,我看见了一张恐怖的苍白的脸,没有一点血丝,比我们孤儿院的白色墙壁还要煞白的面孔。

  可是它的嘴唇却是血红血红的,还在笑,这是一种让人心里发颤的诡异笑容,它手上拿着一根铁链,这链子上拴着两个人,一个是睡着的大明,另一个人居然是女护工!

  这一幕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大明本人还在睡觉,可是另一个灰色身影的大明却被拴在铁链上,女护工明明死了,可是此时的她却也在这铁链上!

  不对劲,我不是傻子,也从电视里看见过一些稀奇古怪的电影,有一种叫做鬼差的厉鬼,是会来索命的,我面前这个,像极了阴间索命的鬼差,也就是,传说中的“白无常”!

  它看见了我,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我不放,片刻后,用阴森森的声音说道:“你,能看见我?”

  我不敢回话,这白无常问我话,我哪里敢回,一个劲地往后退,可是刚转头,面前却是一阵阴风吹过,白无常竟然飘到了我的面前,突兀间,外面大风吹过,敲击在窗户上,发出“咚咚咚”的响声,我看着面前的白无常,干咽了口口水,两眼发直,想要求饶,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来你是真能看见我,倒是可惜了你这天生的灵觉。只是,我私自锁魂的事情要是被下头知道了,我也不好办。索性,将你的魂魄一起收了吧!”

  它说话间就将手按在了我的脑袋上,这是一只冰凉的手,很冷,冷的我直哆嗦,头发,脸上,很快就结了冰霜,我感觉脑子很痛,痛的像是要炸开了。

  要死了,这一回终于轮到我要死了,身边的孩子一个个死亡,如今终于轮到我了!

  我心里的恐惧升到极点之际,忽然一声厉喝传来,白无常手一哆嗦松开了我的脑袋,我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

  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对着白无常说道:“私自锁魂,白无常,你胆子真大!”

  隐约间听见白无常惊恐地喊道:“阴阳代理人,蒋天心!该死的,被你发现了!”

  然后我头一晕,倒在了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醒过来后,我迷迷糊糊看见自己还是在走廊里,一个男人站在我的面前,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腰间别着个古怪的红色葫芦。

  他看了看我的眼睛,摸了摸的脉搏后说道:“没事了,白无常被我赶跑了。不过,你能见到白无常倒是稀奇。怎么样,要不要做个阴阳代理人?以后见到鬼就不怕了。”

  当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迷迷糊糊中就答应了下来。

  从此以后,我便成了阴阳代理人,也成了蒋天心唯一的徒弟,走上了一条到如今我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的路。

  只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我的人生在我点头答应的一刻,便再也不会平凡,注定,与寻常之人不同。

  说实话,自从我入了门以后,才知道,招魂师真是我们这圈子里最低档的,因为对于我们圈子里的人来说,看见鬼,招两个魂简直就和吃饭一样容易。

  而且我们招魂师赚的是人民币,所以自然被很多捉鬼的同行笑话。

  但是我知道,我师傅的本事很大。

  因为,自从我跟着他离开孤儿院后,同行看见他都要恭敬地叫他一声:“蒋前辈。”

  不是因为他辈分高,而是因为他厉害。

  他的手段,在他带着我第一次接生意的时候,就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

  那是一个有钱的富豪的委托,一个来自香港的富商。

  香港人信风水,那是众所周知的。

  上至富豪,下至百姓,都对风水很迷信。

  说实话,对于那时候还是小屁孩的我来说,十岁的年纪,原本就不太关心这些风水鬼神,要不是看到过一次白无常,我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信有这种鬼东西的存在。

  但是香港人信,而且很迷。

  找到我师傅的是一个姓李的富商,名字不方便透露,只能叫做老李,这个涉及到对方的身份和地位。

  老李是个做房地产的暴发户,香港本土人。

  早年丧母,一手打拼到了如今的身家,少说也有几十个亿。

  只是,最近这么有钱的大户却遇到了个大问题。

  他最近老是梦见自己的母亲,而且每一次,在梦里,他的母亲都满面血泪地说自己在地下过的不好,总是被人压着。

  老李请了很多风水先生来看,其中便有我的师傅,蒋天心。

看过《阴阳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