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阴阳代理人 > 第十八章,能做你的徒弟是我的荣耀
  

  “不会这么走运吧,喂喂喂,行尸大哥,你快出来啊。”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困阵里什么都没有,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往后退,我还不敢逃跑,生怕我这一跑惊动了行尸,那我可就直接玩完了!

  慢慢地往后退,我也不知道师傅在哪里,但是我知道,这地方不能久留,而且我也不是笨蛋,行尸虽然跳跃能力惊人,而且我遇到的这只还会钻地。

  但是,不可能爬树,我只要找一棵足够高的大树爬上去就能暂时安全。

  十岁那年的我,身手还算敏捷,爬个树不算什么。

  一边紧张地看着四周的地面,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后退。

  退出了15步的时候,我往后瞟了一眼,正好有一棵大树在我背后,有几个树杈子比较低,我几个翻身就能上去!

  走到这里,我心里多少安定了一点,好歹马上就能安全了。

  我抬起脚想要退出第16步的时候,猛然间,一直干枯的大手从地里钻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腕!

  “妈呀!”

  我吓了一大跳!

  行尸一拉我,我顿时大惊,另一只脚撑住地面,整个人拼命地往上拔!

  “师傅啊,臭大叔啊,救命啊!”

  我大喊起来,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大叔跑的太远,压根就没有回音!

  我那时候才十岁,能有多少力气?不过好在地面比较平整,我死撑之下还能坚持,只是陷下去的脚钻心的疼!

  僵持了数十秒后,背后传来了人声,我一转头看见师傅,陆天还有几个赶尸人慌慌张张地冲了过来。

  “师傅,在这里,这行尸会钻地!”

  我大喊了起来。

  “好,你别动,师傅来了!”

  大师大叫一声,冲了过来,只是我没想到陆天竟然跑的比他还快,眼睛里竟然有几分贪婪之色。

  后来师傅告诉我,因为钻地行尸难找,尸王被打碎后,陆天正才发愁没有好的能力,没想到现在正好碰到一只,顿时来了精神!

  陆天一边奔跑,一边从背后拔出三根木桩擒在手里。

  行尸此时也有所察觉,我就感觉脚上一疼,随后一松,行尸顺着地面往后急退!

  “哪里走!”

  陆天一声大喊,这老家伙倒是身手了得,整个人从地上猛的跃起,手中一根木桩被他投了出去,一下插在了地面上。

  “嗷!”

  只听见一声惨叫,行尸被陆天正好钉住,接着便是陆天带着好几个赶尸人一拥而上,赶尸三法出手,将行尸给封了起来。

  “这老前辈真厉害啊。”

  我抬头对师傅说道。

  “还算可以,走吧,回寨子了。”

  师傅说着就往前走,这大叔就是这样,对任何事情都无喜无悲的模样,这么惊险刺激的场面他就和看了场无聊的电视一样提不起精神。

  我正想跟上,刚一抬脚,脚腕上就是一疼。

  “哎呦。”

  我喊了一声,师傅回头来望,顿时眉头紧皱将我刚刚陷进去的脚抬了起来!

  此时我的脚腕上赫然有两个血淋淋的小洞!

  “你被行尸咬了,该死!”

  师傅看着我,严肃地说道。

  被行尸咬了不会变成行尸,被咬之后会变成行尸之类的,完全是假的。

  被行尸咬了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

  师傅背着我,回到了寨子里。陆天看了我的伤口后,只是对师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多年没遇到这种有能力的行尸了,寨子里的尸毒解药根本没用。”

  于是师傅连夜将我带回了上海,开始的时候我还没什么感觉,然而,当第二天清晨来临的一刻,我终于有了症状。

  先是手指,脚趾的指甲发黑,嘴唇变成深紫色。

  接着是精神虚弱,没有胃口。

  随后便是脚腕处大片大片的溃烂,皮肤开始化脓发炎。

  而且,我根本不能见阳光,一照阳光就浑身冒烟,疼痛。

  坐在火车包厢里,我问师傅:“师傅,我还有的救吗?”

  我还记得那一天蒋天心的表情,他抱着我,望着窗外,因为窗帘拉了起来,只有微弱的光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他的面色显得很憔悴,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绝对!”

  在我的心里,那一刻的大叔,非常非常帅……

  整个上海,或者说整个江浙沪能解尸毒的人并不多,但是不代表没有。

  在上海就住着一个老中医,也是我们圈子里的人。

  他叫龙行,是一个60岁的老头,在圈子里很有名,因为他是解毒的高手。

  当师傅带着我回到上海之后,距离和魔老太的赌约还有2天时间,而且师傅手上的伤势还没痊愈。

  然而,他还是带着我第一时间赶到了龙行的住处。

  那时候的我已经完全不成人形,除了头部,浑身都在溃烂,呼吸困难,极度的痛苦让我即便走路都是颤抖的,骨头都好像要碎裂了一般。

  龙行住在上海闵行农村的私房里,当师傅带着我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喝茶。

  我一进门,龙行老头就厉声对着师傅呵斥道:“别带他进来,已经没救了!”

  我躺在师傅的背上,说话很费力,我的身上蒙着厚厚的毯子,为了不让我见光。

  “前辈,在下蒋天心,我徒弟被一只特殊的行尸咬伤了,求您出手相救!”

  我从来没见到过师傅如此低三下四地求人,从来没有……

  “已经没救了,尸毒已经进入五脏六腑,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你把他带走吧,别死在我的院子里。”

  龙行老头摇摇头,挥挥手示意我师傅离开。

  “师傅,我们,走吧……”

  我虚弱地对师傅说道,声音很轻,因为没有力气了。

  “前辈,在下身上有数件珍宝,若你能出手相救,我必双手奉上!”

  师傅很真诚,就差给他跪下了。

  “要救他也有法子,但是我没有把握,而且一旦出错,他必死无疑,你不如趁这段时间去找别人医治,兴许有高手相助。”

  龙行老头依然不肯相救。

  圈子里的人其实都是一个样子,怕惹事,怕出事,怕帮事。

  龙行隐居在此多年,他不愿因为我这特别的尸毒而惹出什么祸事来,拒绝的态度非常明确。

  “前辈,普天之下,解毒奇人有三名,您便是其中之一,除了您,我上哪里去找高人!还请您,出手相救,我蒋天心,给您跪下了,求您救救我的徒弟!”

  这一天,是阴天,有冷风吹过我的面颊。

  我永远记得,师傅跪下的那一刻,永远记得……

  师傅的双膝落在地上,深深地跪了下去。

  就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跪了下去。

  师傅这一生从来没给人跪下过,他好面子,更有他的骄傲和尊严。

  但是,今天,为了救我,他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去求龙行出手。

  “龙行前辈!我蒋天心,在这里求您了!救救我的徒弟,求您出手!”

  师傅的话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那一天特别冷,明明是夏天的。

  那一天特别阴,明明是有太阳的。

  我看见师傅的双手紧紧地攥着,指甲嵌进了肉里,有红色的血液顺着手指流下来。

  “师傅,别,跪……”

  我轻声说道。

  “闭嘴!”

  师傅呵斥我。

  他低着头,黑色的头发散碎在额前。

  我忽然想,明明是一个特别帅的男人,为什么不喜欢干净,为什么从来不刮胡子呢?

  “何必呢?我不一定能救活他。”

  龙行走过来,站在师傅的面前,微微叹息。

  “需要什么宝贝您告诉我,我一定帮您弄到,酬劳您不用担心,肯定会让您满意的,只求您救救我的徒弟!”

  师傅依然在求……

  “把他送进房间。今天之内弄到三两玄晶,二两人参王的须,一斤七彩水,其他的我都有,弄不到的话,我也无力回天。”

  龙行说的材料我都知道,那是即便在坊市内也不一定能买到的稀罕东西。

  然而,当三个小时后,师傅撞开龙行家大门的一刻,我看见他的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包裹,材料全部都准备齐了!

  只是我注意到,师傅那火红色的葫芦不见了……

  我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只是虚弱的厉害。我问师傅,你的葫芦呢。他说,丢了。

  其实我知道,这么多名贵的材料,用人民币是买不到的,没有等价商品的交换,不可能拿到。

  “大叔,我给你添麻烦了!”

  我浑身都是绷带,眼睛里有泪花闪烁。

  “说什么傻话?好好休息,你已经睡了一天多了,明天晚上就要去参加和魔老太的赌约了。”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

  我先是闭上眼睛,随后猛地惊醒!

  “臭大叔!我伤成这样了还要参加啊!”

  大叔点点头,继续往外走。

  只是,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是低声地说道:“能做你的徒弟是我的荣耀,师傅。”

  师傅依然只是点点头,帮我关了灯,带上了门……

看过《阴阳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