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十六章,剑中的执念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谁都没料到,青铜剑直劈而下,民警当时都吓傻了,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师傅和我站在客厅的另一端,根本来不及救援,眼看着青铜剑落下,我大喊一声。

  “小心!”

  民警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在这关键时刻,竟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青铜剑从他脑袋上削过,就差了这么一秒时间!

  民警倒在地上,师傅一跃冲了过去,大手拉住民警的衣服,将他拖出了房子。

  “我不喊你,你别进来!”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反手将被踢烂的木门关上了,还顺手用一个椅子将门给堵了起来。

  此时,整个房子里再一次陷入黑暗之中。我和师傅肩膀靠着肩膀,一起走到了被推开的那扇大门前。

  我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身高估计1米7,看身板挺壮实,此时赤裸着身体,双手紧握着一把青铜剑!

  这青铜剑一看就是真货,其上的锈斑不似作假,这个男人就应该是许国庆的小王,也就是我们这一次要找的人,至于这把青铜剑,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他顺手牵羊从一号坑里偷回来的。

  “你看他的脸。”

  此时师傅轻声对我说道,他的手上捏着两张镇魂符,并没有移动,看起来很镇定。

  我仰起头,看见小王那张被青铜剑遮住的脸,这一刻,他的脸已经彻底扭曲变形了!

  双眼眼球上翻,头耷拉着,嘴角边流下了白色的吐沫,整个人看起来就是处在一种昏厥的状态!然而他的身体却很正常!

  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被附身了。

  所谓的鬼上身,有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一种便是巫婆子或者是灵媒这样的上身,有道行在身上,即便招来了厉鬼,上了身后也能驱走,而且被上身的时间并不长。

  另一种就是平民百姓被厉鬼上身,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一般会发生在八字比较轻,或者是阳火比较弱的人身上。被附身后,意识开始的时候会很混乱,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如果在清醒的时候受到了惊吓,那就会恢复一段时间正常,但是过了一阵后,厉鬼会重新附身。直到人的意识彻底消失,厉鬼就会占据这个身躯。只是厉鬼不会吃饭更不会喝水,所以,人体用不了多久就会虚弱甚至死亡,而附身的厉鬼也会离开。

  眼下,我们面前的小王估计就是被什么厉害的厉鬼附身了!

  “师傅,咋办啊?”

  我小声问道,小王的身子还没有死亡,所以,我们不能伤了他的身子,这就给我们驱鬼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师傅表情严肃,人快速蹲下,两张镇魂符往地上一拍,金光顿时在这漆黑的房间里绽放。原本有些迟钝的厉鬼,被金光一照,顿时吓的快速后退,被逼回了房间内,但是却依然紧紧握着那把青铜剑不肯撒手。

  “小子,我今天教你驱鬼的基本法则。”

  师傅一看厉鬼退回了房间,索性拍拍我的脑袋,来了个现场教学!

  “我们阴阳代理人一般是干招魂的工作,不过,驱鬼也是少不了会碰上的业务。要驱鬼,就必须找到两点,第一,被附身的人是不是死了?如果死了,那就放开手脚地干,什么灵符法术往他身上招呼!第二,如果被附身人没有死,就像今天这种情况,那我们就要找到症结所在,也就是厉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每个人死后变成厉鬼,都是因为怨气太重的缘故,怨气重就说明执念重,执念之所以存在,便是因为有厉鬼寄托执念的东西存在。就比如今天我们遇见的这个厉鬼,你觉得,它的执念寄托在什么上面?”

  师傅开口问我。

  我微微皱眉头,仔细看了看小王整个房间,单身男青年,脏乱差是免不了的,房间地板上烟头,酒瓶扔了一地。床上还有好些脏衣服。沙发有些破旧,茶几上还放着一个苹果,沙发对面的电视机上放了一盆仙人掌,不过已经快枯死了。

  此时,小王举着剑,在房间里胡乱地挥砍,却不敢接近我面前的镇魂符,显得很狂暴,又焦虑,一声声奇怪的嘶吼从他口吐白沫的嘴里发出,低沉而诡异。

  “师傅,我知道了!”

  我灵机一动,对着师傅说道。

  “哦?找到执念所在了吗?”

  师傅笑着点点头,问我。

  “是的,他一直怪叫一定是肚子饿了!所以执念所在一定是那个苹果!我说的没错吧,哈哈哈哈……”

  说完后,我自己还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结果,师傅狠狠地捶了我一下脑袋,疼的我龇牙咧嘴的。

  “你个臭大叔,又打头!我说的不对吗?”

  我捂着脑袋,眼泪都快疼出来了。

  “笨啊,咋这么笨呢!你小子的智商是负数吗?我怎么收了你这么笨的有个徒弟啊!”

  师傅捂着自己的脸,一脸懊悔,语气里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

  “切,那不是苹果,你说是啥?”

  我不满地嘟囔道。

  “剑啊!青铜剑啊!5岁的孩子都能看出来,这个房间最诡异的就是那把青铜剑了!”

  师傅指着青铜剑喊道,绝望地都不愿意看我了。

  “哦,原来是剑啊,哈哈,哈哈,您不早说,我刚刚也想说来着……”

  我干笑了两声,尴尬地咧了咧嘴。

  “算了,以后慢慢调教你小子,先驱鬼!”

  师傅一步迈入了房间内,他一跨过镇魂符的金光,原本发疯的小王顿时停了下来,剑尖指着师傅,嘴里发出恐怖地嘶吼。

  师傅从腰间拿出封鬼葫芦,轻轻一拍,葫芦盖猛地弹开,我原本以为师傅会放出火焰来烧小王,心里还着急,要是把人烧死了,那就闯大祸了!

  结果,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从师傅的火红葫芦里钻出来的不是火焰,而是一只只巴掌大小的黑色小鬼。

  这些小鬼每一个背后都长着黑色的小翅膀,有长长的尖牙,一共钻出来5个,停在了师傅的手臂上,望着师傅,黑溜溜的眼睛里露出一种渴望。

  “这叫妖魂,是妖精死后留下的魂魄,很罕见,我一共也就5只,不过对于厉鬼,这些妖魂很有一套。只是,它们比较贪吃。”

  师傅刚说完,五只妖魂齐齐张开小嘴,狠狠地咬住了师傅的手臂,开始大口地吸允师傅的鲜血!

  “要用自己的鲜血来喂养。所以以后你自己接了委托,能不用这些该死的小东西就别用。”

  师傅笑了笑,丝毫不在意自己正被五只妖魂吸血……

  五只妖魂吸血的时候,对面上了小王身的厉鬼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过来,高举手中的青铜剑对着师傅直直地砍了过来。

  师傅不退反进,往前踏了一步,右肩膀顶了一下小王的身子,小王立刻被撞了出去,手上的青铜剑也被震落在了地上。

  师傅,一弯腰,剑气了地上的青铜剑,这青铜剑被师傅捏在手里,竟然还在不断地颤抖挣扎,就好像一条不愿意被抓住的毒蛇。

  “还,给,我……”

  小王靠着墙,伸出手,用含糊不清的口音对师傅说道。

  “哼,还说话?你的附身并不完美,说话会让你更加疲惫!”

  师傅不屑地看了看小王,随后狠狠地将青铜剑往墙上一敲!这一幕落在小王的眼睛里,顿时激怒了他身体中的厉鬼,发出一声兽吼,猛地冲向师傅。

  师傅却步伐轻盈,在狭小的房间内,不断变化位置,不停留也不会被小王抓到。

  我看见小王被师傅耍的团团转,却连师傅的衣角都摸不到。

  “小子,看好了,这是茅山的踏云步,这只是最基本的步伐,好好学着点。”

  我看着师傅脚尖点地,连续在房间里走动,脚跟都不沾地,感觉就像在云端中行走一般。

  “啊!”

  被连续耍弄,小王身体内的厉鬼终于爆发了,我看见房间内被大量的黑色鬼气充满,四周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很多。

  我的耳边能听见一声声飘渺的厮杀声,有兵器相交的碰撞声,有惨叫,有狂吼,有纷乱地谩骂和哭泣。

  似乎在我的面前,这个小小的房间变成了一个战场一般。

  “这就是,所谓的执念吗?”

  我喃喃自语道,这就是那把青铜剑上的执念,来自数千年前的厉鬼,那种经历了千年而不朽的杀意。

  “哼,果然是战魂!”

  师傅冷哼一声,此时他手臂上的五只小妖魂全部变成了血红色,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恋恋不舍地漂浮了起来,看着对面的小王,漆黑的眼睛里露出寒芒……

看过《阴阳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