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造化仙帝 > 第八章 万斤巨力
  

  燕无极难得老脸一红,他刚刚以为姜思南就算突破到后天五重,最多也就是四千斤的力量,但是刚刚姜思南那一击何止万斤巨力?

  因此猝不及防,他体内真气自动反击,差点伤了姜思南。

  “思南,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老爷子也看出了不对,出声问道。

  “我现在是后天五重,刚刚血气炼肾脏!”姜思南答道。

  “咝!”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后天四重能有两千斤力量,开碑裂石不在话下,往后每突破一重会增加两千斤的力量。

  而一万斤重力,那可是后天八重炼肝脏才拥有的力量,但是姜思南仅仅后天五重就如此强悍。

  真是个怪胎!

  所有人心中都浮现出这句话。

  “哈哈哈……”

  老爷子红光满面,大笑不止,他可是知道,这五年来没有突破姜思南吃了多少苦,就连性格也孤僻了许多,但是现在老爷子一切都不担心了。

  死而复生,被大能看重,这本身就是一种大机缘。

  更何况姜思南如今后天五重就如此妖孽呢?老爷子把这一切都归结于那个须发皆白的大能强者。

  “子轩、凝云,你们看到了吗?思南他必然会继承你们的骄傲,成为这玉京城甚至整个乾元域最为强大的存在!”

  老爷子喃喃自语,有些伤感了起来。

  姜思南看到爷爷这样,也是心中一痛,他知道爷爷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五年前自己的父亲姜子轩天资纵横,率领大乾王朝铁骑连破蛮族十八城,却最终遭到埋伏,和母亲双双身亡。

  这件事情一直是老爷子和整个武成王府最大的痛楚,姜思南还记得当时爷爷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夜之间白了头,因此每个人都在刻意回避,都从来不曾提起这件事情。

  “大帅,今日思南醒来,加上修为突破,这本身就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往事不提也罢,我们是不是该喝一杯?大帅你的烈焰冰霜酒今日可要管够!”燕无极轻声说道。

  “臭小子,就知道惦记老子的酒,不过你说的对,今日高兴,是该庆贺一番,走,吩咐下人备酒,今日我的烈焰冰霜酒随便你喝!”

  老爷子笑骂道。

  几人都十分高兴,只有姜思南看到,大哥姜云天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和痛苦之色。

  姜云天当年和南宫正雄的儿子南宫胜,被称为玉京城两大天骄,不到十八岁就突破到了先天宗师之境,妖孽无比,但是三年前姜云天二十岁那年加入了军队,却在一次和蛮族作战的时候,被神秘人废了全身经脉,沦为了废人。

  “经脉尽断吗?”姜思南忽然灵光一闪,造化鸿蒙经不但是一片无上法诀,而且包罗万象,其中也有很多灵气灵丹、宝药灵珍的记载,其中好像有一种灵丹对姜云天这种情形十分有效。

  “圣旨到!镇国武成王姜远山接旨!”

  几人刚刚离开密室,就听见一个尖细无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燕无极面色一变,出声道:“大帅,这圣旨只怕就是为了玄武营而来,三千玄武营进入玉京城,只怕犯了那位的忌讳!”

  姜老爷子冷冷一笑,瞬间气势变得无比威严,“怕什么?本王又不是要造反,黄礼严和秦浩然的那笔帐早晚都要算,不过既然陛下圣旨前来,我们速速前去接旨!”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姜思南道:“思南,你先进密室躲一下!”

  姜思南点点头,若有所思。

  武成王府外。

  南宫正雄一身麒麟锁子甲,手持一柄魔魂斩月刀,面容刚毅,气势俨然。

  他旁边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人,面皮白净,颌下无须,乃是皇德宗皇帝身边的红人,重阳殿的大太监,桂公公。

  武成王府两道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开启,姜远山龙行虎步,带着燕无极和一干下人迎出门来。

  除了姜远山当年被先帝恩准可以不跪外,其他人都跪伏在地上。

  桂公公拿出明黄色锦绸制成的圣旨,大意是说,让姜远山将玄武营调出玉京城,姜远山即刻进宫面圣。

  圣旨宣布完之后,南宫正雄走了上来,对着姜远山一拱手,叹了一口气道:“老王爷,节哀顺变,但是陛下这次对你私自调动玄武营进城十分不满,一会你见了陛下还望慎言!”

  南宫正雄虽然对德宗皇帝忠心耿耿,但是对面前这位镇国武成王还是充满了尊敬,要知道眼前这位当年可是被称为大乾王朝的军神,当年统领百万大军,和先帝一起南征北战,可以说大乾王朝的一半疆土都是这位打下来的。

  如果不是五年前姜子轩夫妇阵亡,姜远山痛苦无比,辞去了大将军之位,如今已经是半隐退状态,南宫正雄也不能顺利的成为大将军。

  “多谢大将军,这一次确实是本王鲁莽了,我这就和你进宫面圣!”

  姜远山说道,他也知道自己这位侄儿,德宗皇帝的想法,无非是让自己去解释一下,但是这一次他可不打算就这样善罢甘休。

  老爷子朝着满脸担忧的燕无极淡然一笑,“无极,你将玄武营带回大荒山营寨!”

  “是!”

  燕无极声音果断干脆,转身离去。

  “大将军,桂公公,我们走吧!”老爷子面色平静无比。

  “王爷请!”

  ……

  进入守卫森严的午门,穿过九重宫阙,姜远山同南宫正雄一起来到了重阳殿。

  重阳大殿上,德宗皇帝高坐上方,太师黄礼严看到姜远山进来,眼神中光芒闪烁,

  “老臣参见陛下!”姜远山一见到德宗皇帝,躬身行礼道。

  “皇叔无须多礼!”德宗皇帝连忙起身,看着姜远山微微笑道:“今日诏皇叔进宫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听说皇叔将玄武营调入了玉京城中,朕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姜远山一听到德宗皇帝说完,瞬间悲从中来,声音都有些哽咽了起来。

  “还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老臣一家为大乾王朝鞠躬尽瘁,忠心耿耿,我的小儿子子勇七年前战死于虎跳峡,我的二儿子子轩夫妇五年前战死于白马城,我的孙子云天三年前更是被蛮族的高手震断了全身经脉,可是就这样还不够吗?

  有人竟然想要我一门断子绝孙,三日前害死了我的孙子思南!如果这样下去,老臣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列祖列宗?就算最后被陛下处死,老臣也要率领玄武营,将害我孙儿的凶手满门诛绝!”

  姜远山怒发冲冠,双眼血红,声音里蕴含着滔天的煞气,死死地盯着黄礼严,让黄礼严不由得心中发颤。

看过《造化仙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