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造化仙帝 > 第十章 当堂对质!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去,但是重阳殿内依旧灯火通明。

  当姜思南站在重阳殿的时候,所有的人包括德宗皇帝,都是一脸见鬼的表情,惊恐无比。

  尤其是黄天华,刚进入重阳殿内看到姜思南的时候,瞬间脸色发白,惊叫不已,躲在黄礼严的身后。

  “鬼啊,父亲快救我,他肯定是来找我报仇的,他……”

  黄礼严虽然也是面色发白,但是心中也彻底沉了下去,他听到黄天华的话,感觉要坏事,连忙一巴掌打了过去。

  “啪!”

  黄天华被这一巴掌打的原地转了几个圈,才从那种惊恐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听到黄礼严将姜思南的事情解释了一番,这才明白面前站着的是人,而不是鬼。

  “黄礼严,你这儿子果然是做贼心虚!找你报仇?如果不是你害死了思南,他为何要找你报仇?”

  姜老爷子一听瞬间就明白过来,眼神冰冷无比的盯着黄礼严父子。

  “姜远山,你孙子突然出现,死人复活,任谁都要被吓得心胆俱裂,天华只不过是惊吓过度而已,你可不要小题大做!”

  黄礼严眼神一闪,淡然说道。

  下方还站着一个身材魁梧,锦衣华服的老者,面容苍老,双眼开阖之间,精光闪闪,如同烈火一般。

  正是奉旨而来的宁国公,秦浩然。

  “宁国公,茹雪那丫头怎么没有前来?”德宗皇帝也是压下心中的惊惧,转头向秦浩然问道。

  “启禀陛下,茹雪今日早晨出关,突破到了先天宗师之境,已经前往乾元宗去了!”秦浩然面有得色。

  “什么?”

  众人都是心中一震。

  突破先天境还罢了,但是乾元宗那是什么地方?整个乾元域无数人向往的仙家门派,一旦成为乾元宗的弟子,那就是一步登天。

  就连德宗皇帝都忍不住露出羡慕的神色。

  “去乾元宗了吗?那还真是不巧,秦茹雪,若是你知道我没死,会怎么样呢?”姜思南心中暗暗想道。

  不出意外,秦茹雪之所以能够那么快突破先天境,肯定是从那储物袋中得到了什么宝物。

  整个乾元域疆土浩瀚,大乾王朝西南方是大理王朝,而西北方则是那些不开化的蛮族之地,但是雄踞在三大国度之上的则是三大修真门派。

  乾元宗,离火宫,星辰殿。

  那可是传承数千年,看尽无数王朝兴衰的仙家门派,高高在上,拥有大神通,一言可以让王朝更替的庞然大物。

  而现在,秦茹雪既然成了乾元宗的弟子,那么姜思南想找她报仇则就困难了许多。

  “那可真是不巧了!”德宗皇帝满含深意的看了秦浩然一眼,然后将姜思南死而复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怎么可能?老王爷,茹雪和思南自幼定下婚约,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她怎么可能会伤害思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秦浩然连连摇头,看向姜远山一副不可能的样子。

  姜远山冷冷一笑,“不可能?嘿嘿,思南死里逃生,他是最了解这件事情的人,思南你讲三天前的事情经过说一遍,不许有丝毫谎言和夸大之处!”

  “是,爷爷!”

  姜思南应声答道,转身走到大殿中央朝着德宗皇帝行礼,“启禀陛下,三日之前的事情是这样的,我无意中得到了一副藏宝图,便找黄天华和秦茹雪一起前去探险,结果……”

  姜思南将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神色平静而淡然,没有丝毫的愤怒之色。

  “姜思南,不管如何,茹雪还是你的未婚妻,你竟然如此无耻污蔑她?”

  姜思南刚刚说完,宁国公秦浩然就不干了,眼神如同喷火一般,浑身真气鼓荡,冷冷的盯着他。

  “秦浩然!你莫非在这重阳大殿还敢出手不成?”姜远山冷笑一声,同样不甘示弱,将姜思南挡在身后。

  “老王爷,当年你救我一命,我老秦感激不尽,后来我们两家结成亲家,我更是很高兴。但是,今日姜思南竟然污蔑我家茹雪,他五年都无法突破后天四重,一辈子都只是个废物,哪里能配得上茹雪,这婚约没有也罢!”

  “哈哈哈哈……”

  姜远山大笑,面露不屑之色,“这恐怕才是你的心里话吧,想悔婚?秦茹雪勾结外人谋害未婚夫,这样的人我姜家也不敢要,回去后我就让思南写一纸休书给你,从此,我们两家永不相欠!”

  “姜老头,你敢?!”

  秦浩然眼睛怒睁,要是真的被姜思南写了一纸休书,对女儿家的名声可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眼看着两个老头就要在重阳殿上掐了起来,德宗皇帝的脸黑了下来。

  “放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朕!”

  德宗皇帝的咆哮声忽然在大殿中响起,姜远山和秦浩然顿时都焉了起来。

  “皇叔,宁国公,你们疼爱晚辈的心朕能理解,但是这样吵吵闹闹怎么能发现事情的真相?”

  德宗皇帝也是头痛无比,下面的这四个人可以说是大乾王朝的四大天柱,除了南宫正雄之外,另外三个都被卷入了这次事情当中,让他也感觉很棘手。

  “陛下,您刚刚也做了见证,只要思南出来指证黄天华,黄礼严就要将黄天华交给我来处置……”

  没等姜远山说完,黄礼严就扑腾一声跪了下来,悲从中来大哭道:“陛下啊,姜远山欺人太甚,他明明知道姜思南没有死,还专门下了个套给我,他早就想好了要对付天华,这样处心积虑,老臣不甘心啊……现在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仅凭着姜思南的一面之词,就要定我儿子的杀人罪名,老臣冤枉……”

  黄礼严痛哭流涕,他身后的黄天华也是露出了一副十分委屈无辜的样子。

  姜远山和姜思南相视一眼,心中同时暗骂了一句。

  “尼玛,这对父子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皇叔,你看这……”德宗皇帝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他心里自然不希望姜思南杀了自己的小舅子。

  “启禀陛下!”姜思南想了想还是站了出来,“陛下明鉴,天香楼的伙计可以证明藏宝图是他卖给我的,而大荒山的悬崖上海留有秦茹雪和黄天华围攻我的痕迹,陛下派人一看便知,不知道这算不算人证物证?”

看过《造化仙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