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异世界迷宫的苍蓝召唤师 > 08 晚餐与舞台剧

08 晚餐与舞台剧

  *****在连海之城内·平民区域·舒心亭旅馆1层后厅的某张饭桌上*****

  张由己、翠音、清,这2人1只因为之前、在商店街上惹出乱子的事情,而遭到可可的严厉说教后,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7点30分、也就是19点30分左右,除了清这只、没有什么善恶观念的祈愿妖精之外,张由己和翠音此刻已经陷入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亏心的精神疲劳状态,准备各自回房间休息。

  但遗憾的是刚从可可的房间出来没走几步,这2人1只就被等在附近、面对翠音有些认生的铃,给非常有礼貌的叫住了,并且这同时、住在可可的房间对面、刚要出去下楼吃饭,翠音队友之1的维萝尼尔,也在此刻走出了房间,遇见了张由己与翠音她们、很简单的打了声招呼以后。

  这一行人便在维萝尼尔的提议下,来到了这间舒心亭旅馆1层、有着厨房和简易医务室,还有1个不算太大、但却很精美的舞台的后厅,找了一桌空着的饭桌坐下、叫了几道饭菜,准备一起在这个1层的后厅共进晚餐,开始一边吃着饭菜闲聊、一边欣赏正在准备中,并特意隐瞒了剧名和内容、即将要开幕的【舞台剧】了。

  【那么、虽然之前已经自我介绍过了,不过现在还是让我重新介绍一下吧,我是担当翠音的队伍里、魔法师位置的维萝尼尔,今后暂时的一段时间内,我们的风之少女冒险团就请您多关照了、张由己大人,以及随行的各位人形召唤兽大人们。】

  【啊、好的!虽然有几人因为一些、这边的私事的关系不在场,但也请您多多关照!我是召唤主的唤兽、名字叫做铃,而飞在召唤主身边的那位、名字叫做清。】

  【铃、为什么要向这个低等的人类报上名字?而且我的名字是创造主大人给的,不要随意的替我向无关紧要的家伙报名!】

  【哎?!对、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

  【呵呵、看来关系很和睦呢,不过在没有在场的伙伴这点,我们双方是扯平了呢。】

  在维萝尼尔说完话时、虽然张由己刚想出声,但因为有些认生紧张的铃、突然大声抢话的关系,所以张由己也就顺势闭上了嘴巴,有些新奇的观察起了铃的反应,虽然他对于随后、清用明显不满的表现,所说出的话中内容、有些想吐槽的地方,但在维萝尼尔微笑着、看着铃和清的互动说完感想后,此时第1个说话的却不是张由己,而是明显想起了什么事情的翠音。

  【啊、对了!维萝尼尔、说起不在场的伙伴,今早就出去打听、去教国的定期船的2人回来了吗?】

  【还没有、在可可说教你们的期间内,歌露雪已经独自去找人了,从那时起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我想大概很快就会回来了吧?不过因为歌露雪个人的某些原因,就算找到人、也不会很快回来的。】

  【原因?啊、是和张由己的私怨啊,先不论对错、毕竟这家伙确实在精灵的国家里,干下了威胁精灵王之类的事情啊。】

  【翠音、别用那种眼神看过来,那是先威胁我的那边不好,不过、不在场的伙伴啊,铃、记得你是跟着德古娜和美骸骨、中午那阵去买泳衣了来着,她们现在怎么样了?还没回来吗?】

  当翠音和维萝尼尔、2人逐渐转向无奈的对话过后,发现翠音正用一脸微妙的表情、盯着自己的张由己,则是立刻就用严正的声音开始回话,不过途中、突然从之前2人的对话里,想到他这边情况的张由己,则是向铃询问了一下,中午那时、出去买泳装的德古娜她们的情况,也顺便同时转换了一下话题。

  【召唤主、我是和德古娜还有美骸骨小姐,在下午2点左右那时、就已经回到了旅馆,当时在泳装商店里,虽然那2人给我换上了各种各样的泳衣,还要求我摆出了各种各样的姿势,虽然最开始有些害羞、不过因为那2人拼命的恳求,所以我就尽量满足了她们的要求,不久后非常不思议的,我感到心里好像有什么、不知名的感觉觉醒了。】

  【那2个家伙究竟让你觉醒了些什么啊?!?!?!】

  【但是之后在我回过神,发现那2人的表现、感觉明显有些不对劲,好像要给周围的人们添麻烦的时候,我就拿出了召唤主借给我的打桩机,在那2人发现我手中的打桩机时,就不知为何的、各自捂着下半身突然冷静了下来,把那家泳装商店里的泳衣、用我的魔法道具袋里的金币、全部包下买了回来。】

  【在你被一通乱搞之后,那2个家伙用的竟然还是你的钱啊?!?!?!在哪?!那2个家伙现在哪里啊?!我要彻底粉碎那2个家伙的万恶之源啊!!!】

  【召、召唤主?!虽然那2人现在就在莫妮的房间,但是您这是突然怎么了呀?!请您冷静一些呀!】

  【啊!真是的!算我求你、别再惹出乱子了!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刚刚没有直接回房间休息了!】

  在张由己一边惊讶的吐槽、一边听完铃的说明时,他立刻就大喊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如果不是铃和翠音、瞬间做出反应拦住张由己的话,那张由己恐怕就会在掀翻了面前的饭桌后,不顾一切连撞各种路人、直奔德古娜和美骸骨的所在地了吧。

  不过幸运的是,就当坐在座位上有些无奈、但同时又很冷静的维萝尼尔,观察着附近也同样是、在这里吃饭的人们的热闹气氛没有变化,想着是不是该快速用些魔法、来解决这里的骚动,顺便试探一下张由己的实力,和微微散发出杀意的清互相对峙,让周围路人们的热闹气氛、不知不觉的下降了很多,同时在对峙起的瞬间、维萝尼尔就开始后悔的时候。

  曾和张由己有过一面之缘、并也是住在这个旅馆中的,名为风极的1位老太太,和那个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名字的奴隶商,就突然一起出现在了这里,在向张由己这边走过来的同时、出声打了下招呼。

  【哈哈哈、这还真是热闹、年轻真好呐!不过想开打的话、还是别给人添麻烦去外面打比较好,如果现在打起来的话、会给在场的所有人都添麻烦的啊。】

  【这点我和风极大人是一样的想法,毕竟、我最强的护卫现在可没在我身边啊,而且就算在、我也不想被卷进超规格、单方面蹂躏的战斗里啊,所以这位S级冒险团的小姐,还是不要继续和那位妖精大人对峙了。】

  【也是呢、真要打起来的话,坦白讲、恐怕我只会被单方面、非常凄惨可怜的蹂躏致死吧,所以妖精大人、可以饶恕我这次的失礼吗?】

  【···哼、如果再想做成对创造主大人无礼的事,下次我会把你拆解成50个肉块。】

  【嗯、那还真的是非常疼呢、非常感谢您的宽恕,所以我会充分注意不会再犯的,也非常感谢2位的圆场,不然的话、在那3人打闹的期间内,我大概就会瞬间变成、某种非常凄惨的状态呢。】

  当散发着豪快感觉的风极、和散发着谨慎感觉的奴隶商,这气氛完全相反的2人的话过后,维萝尼尔和清、就1个立刻见状机灵的开始道歉,1个稍微沉默了一会、考虑到会给张由己添麻烦的关系,从而有些扫兴的发出了警告,让虽然面带微笑、但却流了很多冷汗的维萝尼尔,不禁从心底里、向放过了她这次的清,还有说圆场话的那2人道谢了。

  因为就算清是【微微集中】,巧妙的不让杀意扩散、只对维萝尼尔散发出渺小杀意,那也是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类可以承受程度的水平,如果维萝尼尔不是S级冒险者、没有经历过很多危险的场面的话,那么刚刚、恐怕她早就会失禁失神的、全身漏着各种东西昏过去了吧。

  【哈哈、只是顺势而为、无需感谢老身,比起那个、这里的舞台剧好像要开演了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吵架也还是适可为止比较好,不要妨碍大家看舞台剧呐。】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和风极大人这位老英雄、也一起同席吧。】

  而至于听到了道谢的话的风极和奴隶商,则是1个注意到、这后厅中舞台那边的变化时,就1个一边回话、一边走向了还在吵着的张由己那边,阻止劝解起了那边的吵闹,以压倒性的战斗经验、简单而巧妙的让其安静了下来,1个一边说着话、一边坐到了饭桌前多余的座位上,虽然面露轻松的表情、但心中却谨慎的观察起了,张由己和翠音的对话。

  【唉、终于安静下来了啊,刚刚经历完可可的说教后不久,就差点又出事了,张由己、我真的是对你无话可说了,你要惹事情随你、但不要把我和维萝尼尔也卷进去啊,至少可可的说教、我可不想在1天内听2次啊。】

  【反、反正这次也没出什么大乱子,唔嗯、结果好不就行了。】

  【才不好!给我反省一下啊!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可可拉过来!让你好好记住这次的事啊!】

  【快住手!我非常不擅长应对那样的家伙啊!算我错了、所以别把那家伙拉过来!】

  【喂?!别那么用力拽我的裙子!内裤都要被看到了啊!】

  当冷静下来的张由己听完翠音,明显在用埋怨的目光说完话时,虽然起初他想简单的将这件事略过去,然而紧接着翠音的话,却不禁让张由己开始慌张了起来,一边在说话的同时,一边拽起了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准备转身走人的翠音的裙子,让本来有些散发着怒意的翠音,连附近正被铃阻止着的清,正向她散发杀意这点都没有注意到的,开始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

  不过随后、很快的随着一声从舞台那边传来的,某个服务员用小型魔导具发出的,【舞台剧】就要开始了的声音时,张由己和想回房间的翠音的闹剧,也因为周围群众们的视线、而很快的安静了下来。

  但是、那个使用小型扩音类魔导具的那名服务员,其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张由己这桌的总共7人,开始各自出现了不同的反应。

  【接下来即将为各位尊贵的客人们、所呈现的舞台剧是,最近由这个国家的第1公主,她亲身的一些经历、而亲手参考事实编写出的剧本,免费发放给各种大大小小的艺人剧团、而新排演出的舞台剧!其名为、迷宫的苍蓝召唤师与惨剧的魔王的总决战!今晚将在城内多数有着舞台的旅馆中开幕!】

  【哈哈、其实老身当时没在王都那边,正想借着这个吃饭的机会、详细问问情况,这出戏还真是来的正好啊!】

  【我也是和您老差不多、想询问一些事情,虽然多多少少掌握了一些情报,但有用的却没有多少啊。】

  风极和奴隶商在座位上、非常好奇的期待起了,即将要开始的、大概是以张由己为主角的舞台剧。

  【翠音、你还要回房间吗?】

  【不、维萝尼尔、我改主意了,难得要上演好戏了、这时候我可不想回房间。】

  维萝尼尔和之前准备离开的翠音,则是在看到张由己那难得一见的表情时,在附近的灯光变暗、舞台那边亮起来的时候、相互坏笑了一下。

  【铃、舞台剧是什么?为什么会让创造主大人、露出那种快疯了的表情呀?】

  【清!舞台剧就是舞台剧啊!召、召唤主!怎么办?!我们要上舞台剧了呀?!】

  【······,那个公主在没别人许可的情况下,究竟给我干了什么好事啊——?!?!?!】

  清和铃则是1个好奇的向另1个提问,另1个却说出了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惊慌失措的向双手捂着脑袋,露出几乎快崩溃了的表情的张由己搭话,不过张由己并没有回铃的问题,而是在舞台剧开幕的同时,用彻底受够了的声音狂喊而出,让周围想看戏的、那些群众们的目光瞪向了他这边,但很快群众们的视线、便重新被开始的舞台剧吸引回去。

  至于那出舞台剧的内容,则更是让张由己不禁想大喊出各种吐槽,剧情是从铃刚复活不久那时,到王都的魔王事件结束以后,方式是用张由己和编剧的本人、莱蕾公主的双视角来演出的。

  其中那比长相普通的张由己,要帅气好几倍明显就是后宫帅哥型角色,扮演的主角(张由己)、说着各种他本人都没说过的帅气台词之类,流露着英雄气概指挥着神与魔,还有各种传说中的存在们的身姿,那简直更是无比威风,并且、公主自身的扮演者,也同样是长的非常美丽,其意图非常明显。

  外加彻底比魔王事件中的那时,还要路人化了的勇者们,以及各种完全没有发生的事、和各种美化张由己过了度的事,可以说成处处尽是,从最开始就彻底歪曲了事实,一条线向着编写剧本之人的、那强烈妄想一去不复返了。

  看着这出舞台剧、途中就已经彻底忍不下去了的张由己,虽然想立刻就上台阻止演出,可能的话甚至还想连舞台都一起拆了,但不幸的事情是、可可也是在这同时,来到了张由己和翠音她们这里,让刚想做出强烈抗议行为的张由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浇了一盆冷水安静了下来,不过忍耐值早就爆表了的张由己,并没有坚持多久、就因为这出舞台剧带来的【冤罪】,而哭喊着不顾旁人的视线、全力跑回3层的房间,一头扎进床上、什么都不想管的、逃避起了那出羞耻的【冤罪】戏了。

看过《异世界迷宫的苍蓝召唤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