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盛宠医品夫人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不醒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不醒

  夜志宇阴沉着一张脸出了郡主府,副统领当即迎了上来,着急道:“大人,可问出了什么?”

  夜志宇垂眸,理了理衣袍,淡道:“我自有打算。”

  见他翻身上马,副统领匆匆跟了上去,朝夜志宇道:“大人,此事皇上那儿正急着呢,咱们无论如何也得有个商议才是,否则这皇上若是问起来……。”

  冷冽的风夹带着雪呼呼的吹,冰冷的寒意浸透人心。

  暗沉沉的天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夜志宇回头看了眼紧闭了大门的郡主府,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阴狠的笑意,如今主动权可在他身上,他要将这责任推到哪里去,便大可推到哪里去。

  “走,回宫复命。”

  副统领匆匆跟上,着急道:“大人,这是有眉目了?可是咱们还没有抓到刺客呢。”

  夜志宇披着斗篷,朝着皇宫进发:“进宫之后我去禀报就是了,你无须多言。”

  副统领虽心里不平衡,可是嘴上还是不敢有议,应了声便跟着他一道进宫去了。

  宫中此时一片沉静,夜微言此时正在宫中安抚楚云秀:“爱妃节哀,你放心,幕后真凶朕定会严惩不贷。”

  楚云秀捏着帕子,两行清泪便不曾停过:“皇上,臣妾的姐姐原是去静慈庵祈福的,怎的一出宫便发生了这样的事?臣妾还有些恍惚,好像是她临走之前,她还握着臣妾的手……”

  告诉她,让她杀了徐若瑾灭了梁家,可是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去做?她原是想着,来日方长,时间久了贤妃自然会看见徐若瑾待她们的一片赤诚之心,可是还不等看见呢,人便已经殁了。

  夜微言将她揽在怀里,无奈道:“贤妃所犯之事便是大罪,若非你求情,哪里还能留她至今?爱妃你也莫要太伤心,这件事情,朕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她的丧葬,朕既然不曾将她废位,就以……贤妃之仪下葬吧,葬礼由你来办。”

  楚云秀靠着夜微言,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多谢皇上。姐姐与臣妾入宫多年,虽也有过争吵,可是臣妾与她的情谊血脉却是割不断的,如今姐姐骤然被杀,还是光天化日之下,只怕这城中的治安也乱了。”

  夜微言握着她的帕子替她擦眼泪:“朕知道,朕已经着令辙了陆凌枫的职,由夜志宇继续担任,夜志宇虽也犯过错,可是他在职其间,却还不曾出现过这等糊涂之事,此案已经由他着手去查了,爱妃,你放心,朕会一直陪着你。”

  楚云秀内心那颗坚硬的心被他一点点的磨化,只是她也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深情可以给她,却也可以给宫里任何一个他想要宠爱的女人,所以于她而言,可有可无。

  有则好,若是没有,也是无关紧要的,她只要她的擎儿平平安安。

  念及擎儿,楚云秀担忧道:“皇上您说那人会不会是冲着臣妾来的?他先是将臣妾的姐姐杀了,下一个,下一个是臣妾,还是臣妾的擎儿?”

  夜微言握着她手,沉声道:“你放心,有朕在,断不会让你与皇儿受到任何伤害,无论是谁,只要朕查出来,朕绝不轻饶。”

  楚云秀靠着夜微言,心如刀割,好在夜微言还能在这儿给她些安慰,否则,楚云秀觉得她是真的会疯掉了。

  叶荷打外头抱了擎儿进来,朝楚云秀道:“娘娘,小殿下今日也不知怎的了,不哭不闹的没什么精神。”

  楚云秀忙打夜微言的怀里出来,将夜擎抱在怀里,以脸碰了碰他的额:“没有发烧,这好端端的是怎么了?擎儿,擎儿你醒醒,看看母妃,你父皇也在,擎儿?”

  见她喊不醒,夜微言也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快,将医正给朕抬过来!”

  一时整个宫殿的人都慌了神,从这儿到太医院的路也不是一般的远,好几个太监宫女都跟着去了,众人匆匆忙忙,就跟赶着投胎似的。

  夜微言抱过楚云秀怀里的擎儿,温声道:“别着急,朕是天子,朕庇佑他,定不能让他出事。”

  楚云秀瞧着擎儿连眼睛都不曾睁开,慌得心都要跳出来了:“皇上,他这一声不响的,喊也喊不应,这可如何是好。”

  叶荷急道:“娘娘,小殿下自打午睡之后就一直睡着,奴婢原以为是玩累了,可如今天都暗沉了,怎的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楚云秀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拉着夜微言的手臂急道:“皇上,擎儿是臣妾的命,是臣妾用命换来的,您要替臣妾留着他,断不能让他出事啊,皇上……”

  夜微言抱着夜擎,安抚楚云秀:“爱妃放心,他也是朕的孩子,朕不会让他有事。”

  一旁的田公公担忧道:“娘娘,您抓皇上的手松着点,皇上今儿练剑的时候伤着这手了,这会儿还蒙着纱布呢。”

  夜微言扫了他两眼,朝楚云秀温声道:“朕无碍,爱妃不用担心,太医怎的还不见来?若是朕的擎儿有个三长两短,朕就要他陪葬!”

  田公公无奈道:“皇上,那老医正原就上了年纪了,只因医术俱佳,被皇上一直留用,如今已经年近七十了,那脚程哪里快得上来。”

  指望一个七十岁的人跑过来?不存在的,那位御医再怎么了得,如今也是上了年纪了,体力已经跟不上了。

  叶姑姑朝田公公道:“已经差了好些人过去将他抬过来了。”

  话音初落,那太医院的医正便被抬了进来,抬他的是两个太监,手搭着手,太医手圈着两个太监的脖子,身后的人匆匆忙忙的提着药箱子一路小跑着进了内殿。

  老医正无奈道:“皇上,老臣当真是老了,跑不动了。”

  夜微言嗯了一声:“快替擎儿看看,他昏睡了这么久还不见醒,摸着又不是发烧。”

  老医正凑近夜擎的身旁,伸手替他诊了诊脉,问身旁的叶荷姑姑:“这小殿下中午进食可吃了些什么?”

  叶荷姑姑摇了摇头:“小殿下都是喂奶的,只是偶也会添些蛋羹一类的辅食。”

看过《盛宠医品夫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