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醒为他人妇 > 28.第二十七章
  城中最繁华的街道处,鹤鸣酒楼是这一带最有名的酒楼了,不止吃的东西新奇,就连里面所谓的“服务”都是一流的,所以想要在里面吃一顿,基本都是需要预定的,此刻身为这个酒楼的东家,李凡正坐在二楼的雅间试吃着新菜,顺道看看账本,手边的蜜茶飘出袅袅的甜味,李凡看的眼睛有点发胀抬手按了按发酸脖颈,扭了纽脖子,打算让自己的眼睛放松放松,拿起手边的蜜茶,卧在靠窗边的榻上,轻抿一口蜜茶,水润的大眼轻微眯起“舒服”

  楼下缓缓驶过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马匹看着也是普通货色,本入不了李凡的眼,让她瞩目的是那帘下一闪而过的娇媚面庞,李凡惊道:“她怎么会在这?”

  “凡凡,你在说谁?”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低沉声音,李凡回身过去抱住对方,略带懒散的说道:“好像看到一个相熟的夫人,前阵子说出京了,刚刚好像看到她了所以惊了下”

  弘岩抱着李凡望着窗外,刚刚也只是看到马车经过的一角,在外向来冷峻的他,对着李凡确实再也冷不起来,他笑着说:“好了,好奇的话下次再去看看她,现在我们回家吧,璃儿和玹儿估计都在等你呢”

  李凡想到家里调皮的小女儿和冷着小脸的儿子,无奈的喝完最后一点蜜茶,准备回家带娃了......脑子里却想着到底要不要查一查她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呢?不是说睿王妃病重在家养病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另一边,松夏跟着容年下了马车,随后紧张的揪住容年的衣袖,容年手腕一转把那只小手握在手中,青跟在后面已经见怪不怪,那夜暴雨回来王妃昏迷不醒开始发高烧,依偎在王爷怀里紧紧揪着王爷的衣襟不肯撒手,湿透的小脸在青的角度看很是可怜,后来...青被命令退了出去,好在当时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马车猛赶到附近的小镇找到了医馆...自那日王妃醒来后就像雏鸟一般粘着王爷...

  福生前些日子早已得到吩咐,领着几人在后门迎接,看到王妃再次如陌生人般躲在王爷身后,嗓子一哽,想迎接的话都说不出了,眼眶都红了,容年看到福生,心里也是带着一丝暖意,对着他说道:“这些时日你辛苦了”

  福生红着眼,笑着回声道:“不辛苦,不辛苦,王爷和王妃回来就好...”

  跟着容年回来的人不多,岚已经回到暗部,剩下就是几个侍卫,还有青,还有几辆后来的马车,一切安排妥当后,福生想着让人通知下紫春,那日王妃失踪,王爷根本没空惩罚他人,紫春逃过一劫,却越发沉默了起来,且甚少归家,现在王妃回来了,望她能少几分自责吧...

  ——————————————

  容年捏着手中滑腻的小手,把对方从自己背后拉了出来,看着对方满满依赖的小眼神,他略带愉悦的出声道:“我喜欢你的眼睛”

  “我也喜欢你的眼睛”黝黑的双眸对着自己的时候好像每次都能看到自己,松夏这般想着。

  容年拉起对方的小手,放在唇边烙下一吻“你可得为你说过的话负责呢,我的王妃...”在他人眼中俊雅文气的睿王,说出那么无赖的话...松夏对着眼前突然变得邪气的人,对着他眨了眨眼,然后学着他样,反手抓住他的大手,在他的指节处,轻轻一吻,抬眼看着他说道:“好...”

  容年忍住抽回自己手的冲动,压抑心里的躁动的戾气,她是真傻还是假傻,真实还是撒谎都没有关系了,这次不会让她逃走了...

看过《醒为他人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