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兽破苍穹 > 1765章 一段至圣者

1765章 一段至圣者

  “朱往生!”

  “胡安!”

  “钟孝德!”

  “原东升!”

  夜轻寒瞥了一眼田海农手中的‘测天仪’,自己这支队伍最先开口的四名奥义至圣者,其中朱往生是奥义至圣者中最高的七段修为,领悟的奥义起码是在三百条左右,已经快要达到突破奥义开道者的临界点。

  只要领悟到突破奥义开道者的精髓,那就可以突破开道法境,成为奥义境大能了。

  而另外三名胡安、钟孝德、原东升三名奥义至圣者,则是六段修为,论修为来说只比朱往生低一线。

  奥义至圣者的修为层次,总共分为一段到七段,这和星炎宗奥义至圣者弟子的等级划分不同,星炎宗三星到七星弟子,是完全通过实力来划分的,星级越高实力就越强。

  而宗派以外的普通奥义境生命没有那么多际遇,能够自行领悟出规则真意的奥义境生命是少之又少,甚至有的奥义境生命在临终作古的时候,都不知道规则真意这种对实力增长有莫大好处的东西,可以说是真正的孤陋寡闻了。

  所以三千维度时空大多数没有背景、没有机缘的奥义至圣者,都是以修为来分尊卑高下的。

  从一段到七段,大概每四十几条奥义为一个段位,像朱往生这样的七段奥义至圣者,在三千维度时空的奥义至圣者,已经是属于顶尖的存在,起码是统御一方的存在。

  而夜轻寒这时也看见,二十七名奥义至圣者组成的队伍首领田海农,也是七段奥义至圣者,而其余奥义至圣者修为最高的也就只有一名五段奥义至圣者,剩余的则都是三四段奥义至圣者。

  夜轻寒不由在心内暗道:“怪不得这些奥义境生命会以田海农为首,原来田海农是七段奥义至圣者。”

  当然以强者为尊的法则在哪都行得通,夜轻寒所在的四十五名奥义至圣者队伍里,之前也是由朱往生领头发起的,再加上朱往生的修为雄浑是七段奥义至圣者,才能一呼百应,组织到包括夜轻寒在内的四十五名奥义至圣者,所以夜轻寒也并不奇怪。

  “陈有生!”

  “董安全!”

  “牟四方!”

  “邓杰!”

  夜轻寒这边的四十五名奥义至圣者接连与在场的奥义境生命互通性命,夜轻寒注意到一个细节,每当有奥义至圣者报出自己姓名的时候,那田海农就会拿着手中的‘测天仪’微微转向报出姓名的奥义至圣者。

  若是修为在五段以上的奥义至圣者,那田海农就会微笑示意,若是修为在五段以下的奥义至圣者,田海农就只会微微颔首了,等着别人向他见礼,看样子倒是极为拿捏架势。

  不过夜轻寒这边除了朱往生是七段奥义至圣者,胡安、钟孝德、原东升三名六段奥义至圣者,也就只有与夜轻寒一道从星炎城过来的邓杰是五段奥义至圣者了,其他的三十九人都是二段到四段奥义至圣者。所以田海农也被对夜轻寒这边的奥义至圣者持多少关注。

  倒是田海农那支二十七名奥义至圣者的队伍,虽然高层实力不如夜轻寒这边,但却一个二段奥义至圣者都没有,田海农那边的奥义至圣者不由对这些二段奥义至圣者投去轻蔑的目光。

  在他们看来,二段奥义至圣者领悟的奥义还不到一百条,论修为比奥义尊行者也强不了多少,来神象位面参加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争夺,完全是异想天开。

  这其实也是夜轻寒没能理解的地方,因为没有背景的奥义至圣者,一般想要让自己的身法速度达到流速,起码要在领悟白条奥义以后,才能将自己的肉身打造到可以承受流速身法的程度。

  所以背景普通的二段奥义至圣者除了领悟的奥义多点,连身法都达不到流速的程度,自然会被田海农阵营的奥义至圣者看成是来神象位面碰运气的,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抢得到摘星法旗。

  “在下夜轻寒!”

  “一段修为!?”

  当夜轻寒最后一个报出自己姓名的时候,田海农依然不露声色地用手中的‘测天仪’探查了夜轻寒的修为,发现夜轻寒的修为居然只是一段修为,还是刚刚突破奥义至圣者没多久,田海农不由惊讶出声。

  “一段奥义至圣也敢妄想来抢夺摘星法旗,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不定人家是觉得自己的运气好呢,刚才那么大的混乱,这位夜道友虽说修为不高,不也是活到现在了么!?”

  “噗嗤……”

  听到两名三段奥义至圣者你一言我一语的明里暗里嘲讽夜轻寒,身旁的几名奥义至圣者不由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而此时夜轻寒所属阵营里的不少奥义至圣者,也用不屑地目光在看着夜轻寒。

  那些之前被田海农阵营奥义至圣者鄙视的二段奥义至圣者,这时也纷纷松了口气,好像是在说有夜轻寒这个一段奥义至圣者出现,那他们这些二段奥义至圣者就不用再遭受白眼了,还能将自己的白眼投到夜轻寒身上,光明正大的鄙夷夜轻寒这个一段奥义至圣者。

  “一段奥义至圣者也来碰运气,真是笑死人了。”

  “谁说不是呢!我看这姓夜的小子就算真有捡到摘星法旗的运气,也绝对保不住摘星法旗的。”

  一群二段奥义至圣者在一起肆无忌惮地对夜轻寒嘲讽着,好像都统一忘记了在不久之前,自己被人用鄙夷地眼光看着,被人低声嘲讽着。

  “咳咳!”

  一时间仿佛全世界的目光都在注视着夜轻寒,夜轻寒感受到这些目光中蕴含的嘲讽、轻蔑、不屑,不由微微蹙起眉头。这时,自觉失言的田海农咳嗽两声,打断一些奥义至圣者对夜轻寒的低声嘲讽。

  田海农环伺四周,说道:

  “今日大家能在一群狼子野心的凶徒手下保住性命,走在一起,就是缘分。所以田某不才,认为在场的人都应该同心协力才对……”

  “田师叔,吴师兄、方师兄他们都死了!”

  田海农话音刚落,身旁的一名来辅助自己争夺这次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的师侄,就在田海农耳边低声告知自己刚才的发现,田海农听了以后,立时眼皮一跳。

  “虽说大家都是为了摘星法旗而来,但现在在神象大陆还有一群狼子野心的凶徒在伺机而动,想要谋害我们。所以我认为我们要联合起来,先将这群狼子野心的凶徒全都除去才是正道!不知道各位道友觉得田某我说得对不对!?”

  田海农没把话说完,但刚才有不少人都听见田海农师侄所说的话,知道有两个不知是弟子还是师侄的师门晚辈,被之前的奥义尊行者所杀,所以改变了说话的目的,现在说的这番话,更多的是为了要给田海农自己师门中的两个晚辈报仇。

  不过即使在场的奥义至圣者都知道田海农的目的,但却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即使是夜轻寒也提不出来。

  因为田海农所说的是阳谋,就算你明知道田海农别有目的,在场的奥义至圣者也不得不答应,只要对摘星法旗有所图谋,就不得不答应田海农的要求。

  甚至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已经将田海农所说的话,当成了将来合谋猎杀奥义尊行者的遮羞布了。

  其实在场的奥义至圣者又有哪一个不知道,之前两个阵营,超过七十名奥义至圣者结阵的气势,已经将之前那些有野心的奥义尊行者吓破了胆,想要再提起胆子来围杀自己这群奥义至圣者,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般的奥义尊行者在面对一群强大对手的时候,自己身边的队友又被吓破了胆,还能打起精神,进行组织,反败为胜的奥义尊行者不是没有。

  但这样的奥义尊行者无论是心性、资质,还是智慧都是一等一的,来争夺二一六法界巡游星使之位实在是大材小用了。应当被那些超级大宗派保护起来,做门派的精英弟子才对。

  “我同意!”

  朱往生当先点头同意,他虽然也是七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不过也没有想过要和田海农争夺此时在神象墓地的话语权。

  一是因为朱往生进入神象位面是孑然一人,而田海农不同却是损失了两名师门晚辈,说不定这两个人还可能是田海农的亲传弟子。二是因为朱往生在三千维度时空也是雄霸一方的人物,神象墓地里的话语权只是暂时的,而且不具备威严,争到了也没意义。

  只要在驱逐了所有的奥义尊行者,找出了摘星法旗以后,现在所结的同盟,就会立时土崩瓦解,所以朱往生在保持目的一致的情况下,干脆任由田海农去操控,反正等到摘星法旗出现以后,大家就会从盟友变出敌人。

  “我也同意!”

  “同意……”

  剩余的奥义至圣者都纷纷开口表示同意,而当轮到夜轻寒的时候,夜轻寒还没开口,田海农就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

  “我看之前朱道友阵营所结的‘大天龙三才阵’就很不错,只是要略微改一下,由大化小,三人一组,组成‘三才阵’去追杀那些不知好歹的奥义尊行者就可以了。”

  田海农继续说着下一步的方案,全然忽视了夜轻寒这个一段修为的奥义至圣者的存在,不由让夜轻寒苦笑着摇摇头。

看过《兽破苍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