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091章
  底下的人不知道发什么什么事情,他们五个当然知道发生么什么事实,也不会告诉他们,看到这一幕郝大人直接宣布平局,这让古争那边又是一阵欢呼。

  随着双方的退场,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直接冲进了场上,手里还是一把长剑握在精巧的手上。

  古争这边看到一幕声音渐渐低沉下去,自己这边三个人,已经伤的伤,只有吴晓峰基本没有受伤,可惜目前仙气还没回复过来,无力再战。

  别看对方这个女孩长的娇小可爱,但是身上的气息可是实打实的巅峰修为,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发现这边竟然没有与之匹配的人员。

  几个自持实力比较不错的金仙后期准备走出来,希望能够自己发挥一下自己的作用,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秦长老复杂着看着那几个人,走了过去,挥手阻止那几个人,慢慢朝着后面走去,所有人都好奇着秦长老为什么要走向后面。

  就连站在场上的少女和修罗那边的人都看着秦长老到底要干什么,只有潘璇心中冷笑着,不屑暗道,那里有着就是这段时间新来的高手吧,架子挺大,可惜也是被抓进来了,拽什么拽。

  这可是冤枉古争了,古争可是在外面享受着好好的,被强行送了进来。

  古争在秦长老来的时候就知道了接下来要干什么,怪不得之前要给自己一副面具,纠结一下,古争还是把那面具带上,古争直接变成一张兔子萌萌的造型,就好像化形失败得兔妖一样。

  不过还是能看出来这就是一个面具,这面具异常的坚固,古争试了试看来如果要强行拿下来就要连自己的脑袋一起摘下来,古争只需要心里默念咒语就可以解除,还可以随自己的心意变换不同的造型。

  只可惜有两个缺陷,不能化成人脸,刚才古争试了想要变成任意一个人的脸型都不行,也不能彻底融入进去,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面具,这个面具可以隔绝大多数的探视,哪怕你是大罗巅峰你没有特殊的技巧,你也也看不透,就是这么强大。

  随着一条条人群在闪开,直接露在最后面的古争,旁边的人吓了一跳,一愣神的功夫旁边多出个面具男。

  所有人的眼光都聚向了一身奇怪武装的古争,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头戴着一个兔子面具,竟然还幻化出两个萌萌的兔耳朵,一身白色的衣服一尘不染。

  如果忽略掉头上怪怪的面具,标准的是一翩翩公子的模板。

  “噗哧”

  安妹看到一副奇形怪状的组合,紧绷的小脸忍不住一笑,这时来搞笑呢嘛,而且身上那股金仙中期的气息是怎么回事。

  难道对面就要靠这么一个来拯救他们,是出来闹着玩的嘛。

  不少人不知情的,直接纷纷请战,自己在怎么不堪也要比一个中期上去,能不能撑十个回合不说,关键一旦输掉是整整四十条人命,容不得闪失。

  “放心吧,他一定不会输的。”虽然他们不知道古争的实力,可是自己能不知晓吗,直接让那些请战的再次回去了。

  秦长老面无表情的站在古争面前,知道他的情报已经被他们知晓,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看看他有几分几两。

  如果没有古争的话,对面最多也就三个人,只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是不想让古争露面的,可惜谁让古争竟然跑到那边和华龙打了一架,没办法。

  “你的伤好了没有。”

  “不碍事了。”

  “嗯,该你了。”

  古争明白秦长老的意思,自己也毫不犹豫的跟随者秦长老的脚步慢慢往前走去,没有人不耐烦,尽然长老说了有信心,那么肯定有着道理。

  竟然还有伤,长老是不是太儿戏了,就这么贸然派一个人上去,脑子缺斤的突然想到。

  吴晓峰看着那熟悉的身影,知道那是古争之后,一脸担忧的表情也彻底消失了,直接放松在旁边休息起来,这让除了吴秀其他都有些不解起来来,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还愁眉苦脸的吴晓峰一下子就放松了,难道是他嘛?

  说起来,这里大部分也是见过古争,而且印象还挺深刻,因为这里除了他,没有人像他那样一袭白衣,在这奇奇怪怪的世界是最显眼的,能让目光直接注意在自己身上,不过谁也没有问过,说不定只是他的癖好而已。

  没有理会外面的议论纷纷,古争直接走了进去,随着古争的进入,防护罩随即也升了起来,隔绝了外面所有的议论,只剩下面对自己的少女。

  少女歪着脖子看着古争,那一些裸露在外的皮肤,细腻柔白,那一双修长的双手连自己都要羡慕,自己都有些吃味了,一个大男人要那么好的皮肤干嘛。

  连头上那那萌萌的面具都被少女认为为了遮挡那见不得人的面容,要不然为什么要带着面具,还以为这和外面一样,反正出不去。

  “你可要小心了,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现在认输我还能饶你一命,一旦开始,我可不保证我自己能够及时停手。”少女一开始就威胁着古争

  “生死看天命,多些姑娘提醒,我是不会怪罪的。”他说话的声音磁性、温柔,像是重力的吸引。

  “要不然你来给我当我侍从吧,我把你从这里带出去,而且这次我算你赢。”少女突然舍不得和他对战了,如果对方在长着一双英俊的脸庞就好了,可是这副令自己心颤的声音就值得了。

  “不可能。”古争也为这姑娘的天真也无语了。

  “怎么不行,在我旁边当作侍卫,好比在这里,说不定哪天就死于非命了。”少女不甘心的问道,这种声音震的好吸引自己。

  “对不起,我宁愿死在这里。”古争还是拒绝道,当别人的手下,这是比死还要过分的事情。

  “那你就死吧。”一被拒绝,看到没有可能的希望,少女就直接撕开伪善的面具,杀气腾腾的说道。

  说不定对面只是一个变化自己声音,实际上是一个女的,要不然为啥有这么好的皮肤,也干嘛带上面具。

  “古争,金仙巅峰。”

  古争不愿意欺负少女,因为她看起来勉强算是巅峰吧,说起来她就像温室的花朵,没有见过太多的杀戮。

  “记住,杀你的人是玉安。”

  玉安长剑一指,根本不相信对方说的话,一抹闪光从剑身闪现出来,看上去气势很足。

  古争别说这,再大的阵势都见过,那些呼风唤雨的法宝才更让人心寒,随便一击的威力都能在这所有人给秒杀掉,这些小场面基本上还看不在眼里。

  虽然古争心里可以小瞧对方,可是在外面可不会忽视对方。

  “遁”

  玉安娇呵一声,身影一转,原地消失不见了,是真的消失在古争面前了。

  神识在周围密布着,警惕着她的攻击,即使这样当一抹闪光从后侧方出现的时候的古争也是始料不及,竟然躲过可以古争的神识,看来对方的隐蔽确实不凡。

  只是她也不敢太靠近古争,离着还有一米的时候,直接显露的身影,直接一把长剑直刺过来,没有看后面,古争的脑后边是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一转,直接挡住对方的攻击。

  对方在看到自己的攻击受挫的时候,没给古争反应的时候,直接往后一翻又消失在空气中。

  对于这种刺客型的敌人,那是所有人都头疼的事情,不过在这地方,却是让对方的发挥失色不少。

  因为这可不会给你几天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来刺杀敌人,等待着敌人露出破绽,所以只要古争站着不动,对方自己就会送上来,而且不会等待太长时间。

  古争静静的等待着,果然不久一阵风声从头顶急速而来,玉安从空中借助的下坠之势,一道道剑芒从空而下,带着呼呼风声席卷而来,而玉安就隐藏在剑芒后面,视机而动。

  古争这次毫无惧意,根本不需要使出别的手段,只需要单手挥动手中的长剑,直接打散剑芒,玉安手中的长剑直接和古争相撞,一股巨力传来,直接把娇小的玉安撞向远方,对于古争,玉安的力量还是显比较小了点。

  “不要白费力气,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派你上来,不知道你的优势在这里一点用都没有了吗。”古争直截了当对着玉安说道。

  玉安知道对面的说的不错,自已的长处在这里处处受制约,可是自己不能放弃。

  短短的接触,玉安已经知道对方确实比自己还要厉害,反应,力量全部碾压自己,这让自己心里特别难受,可是自己不试试怎么知道最后赢家不是自己,不是光比那些就能决定胜负的。

  “你得意什么。”玉安不服输的说道,”那只是试探知道吗”

  说着继续欺身上来,在离古争还有十几米的时候,身形一晃,十几条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四周,齐刷刷的从四面八方为了上去。

  如此鬼魅的攻击,确实古争来不及招架,短短几秒中,身上就被划破了好几处伤痕。

  古争没有慌乱,直接一招横扫全身,暂时逼退对方,然后直接一道金色的护盾挡在四周。

  这下轮到玉安傻眼了,十几道攻击全部落在那道护罩上,根本打不破对方乌龟壳的防御,最多只能在上面掀起一阵阵波纹。

  古争就站着不动维持护罩就行,说到底玉安的还是太多,假如让吴晓峰来,有着这么高的攻击频率一秒不到都能砍破这护盾,

  吴晓峰在外面羡慕的看着一幕,说道,”要是我能能扛住,这也太轻松了吗,难道后面对方的真的只是出来打酱油的。”

  不止吴晓峰这么想,所有人都这么想,甚至刚才那几个比较出色的请战之人都有把握击败对方,因为对方的优势在于你没有防备的时候偷袭,可以说太难预防了,可是在限制地域的地方,哪怕稍微低于对方都能和对方扳手腕。

  玉安也知道,看着自己那边还多人都无聊的不看在自己,一副无聊的表情,这让玉安小小的自尊心受不了,干脆停下来,十几个人影也一起消失。

  玉安在口中小声的呢喃几句,突然感到底下一阵地动山摇,一个巨大的傀儡拔地而起,玉安直接把手中的长剑仍在天空,被傀儡牢牢抓住手中,然后一个转身再次消失不见了。

  “不错啊,这招她也掌握了,看来那件法宝确实很适合她。”郝大人在上面看的是津津有味,对着这毫无亮点战斗说道。

  欧阳平和尤兴面面相觑,自己都不知道郝大人在说什么,连接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好在郝大人也无所谓,仍然在自言自语”这个小子,看起来只有中期的修为,那么身上肯定有着遮掩气息的法宝,不过看起来也就这样。”

  对于这种程度,郝大人表示自己一个巴掌下去都能拍死一大片,即使再强点,也就稍微强点的蚂蚁,根本毫不在意。

  那傀儡只有简单的五肢,面上甚至只有两只眼睛,连嘴巴都没有,低着头面朝着古争狂奔过去,每走一步,留下一个小坑洞,都会引起大地的震动。

  几步跨过去就来到的古争的面前,挥着小山般的巴掌直接对着古争狠狠的压了回去。

  “砰”

  一个巨大的坑洞的出来,古争当然不傻站着不动让对方攻击,直接闪了过去。

  可是另一只手拿把剑却对着自己削了过来,攻击范围极大,古争尝试这快速后退,发现根本无法在临身之前脱离出去,那条胳膊竟然离开了傀儡的身体,直接对着自己追杀而来。

  不管古争怎么躲闪,对方那只手仍然跟随者自己,看来是玉安在背后操控者。

  眼看长剑即将临身,古争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如闪电一般横移一尺距离,快速拔出长剑,向着傀儡的手腕劈斩而去。

  长剑寒光灿然,冷森迫人,如切豆腐般直接把对方的手掌砍了下来,只是古争也被对方的剑尾碰到,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护盾砍破,古争顺着力道极速后退着。

  “呀哈”

  一道人影从古争的必经之路扑了过来,玉安早已经算准了这点,埋伏在这里,一条新的长剑从手中拿出,来势之快,根本没法闪开,古争打算用长剑直接挡住对方。

  却见对方的长剑轻轻一晃,幻化成十几柄一般摸样的长剑,从不同方位,真假难辨的直刺过来。

  古争心里对着玉安的评价又低了几分,这种程度的攻击,还用这样华而不实的招式,在古争眼里都是破绽,一眼就看出这里有一柄长剑在来回变换着方位。

  眼看双方就要接触上,古争已经对准对方最后一次变换的位置,没想到对方十几柄长剑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这光芒强烈无比,在古争毫无防备的情况全被刺入了眼睛。

  古争眼睛赶紧闭上,确实反应慢了点,白光早已经刺入古争的眼皮之中,古争感觉严重一涩,竟然连神识都被干扰了,如同一个瞎子一样,连忙睁开眼睛却发现白蒙蒙一片,什么也分辨不清。

  古争心中传来一阵警示,虽然感受不到对方任何举动,但是耳朵却可以分辨出对方方向,急忙按照自己所分辨的方向进行抵挡。

  古争却发现不了玉安脸上衣服诡计得逞的模样,玉安一看古争上当,手中轻轻一抽,又从里面抽出一把更加细小的长剑。

  竟然是剑中剑,外面只是个剑鞘,无声无息,从另一个方向刺了过去,看那方向竟然是古争的心脏,她想趁此机会把古争给击杀掉。

  不发出一丝警讯,古争根本没有意识到还有一把凶器竟然在快要来临。

  外面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惊呼,吴秀都已经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深怕控制不住自己尖叫起来,打扰了古争,根本不知道隔着防护罩,古争听不见。

  这下那几个请战之人想到如果自己被这一突袭能不能躲过去,仔细一想,肯定躲不过去。

  哪怕在强的护盾也挡不住,没看到那剑尖明亮的光芒,估计是专门克制护盾的,自己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身上冷汗不止,一脸担忧看着古争,不知道他要怎么对待。

  郝大人这才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对着玉安的表现感到满意,哪怕是刺客型的战士,也不能轻视,一旦给了对方一点机会,有可能就再没有下一次了。

  古争却在那柄长剑刺入身体的时候,毫无突然的忽然往下一沉,那柄长剑直接穿透古争的肩膀,而作为诱饵的长剑不出所料被打飞出去。

  古争感到肩膀一疼,一声低吼从口中散出,散发出一阵阵声波,那声音如同一根针刺般扎向玉安,玉安脑子一疼,下意识手中一松,下一秒,一到腿影过来,直接被一脚踹飞出去。

  玉安脸色苍白,脑中一片混乱,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恢复平衡,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一缕鲜血从嘴角逸出,抱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打滚。

看过《餮仙传人在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