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凡川之旅 > 第六百九十九章:引鬼司

第六百九十九章:引鬼司

  紧接着,凡川跟着引鬼司穿过了最长的一条直通的长梯,从而来到了第一处楼台边,凡川放眼望去,只见在第一处楼台的雕刻之下,显然悬挂着一块破旧的木牌,木牌歪歪扭扭的刻着“枉死界”三个字。

  而在枉死界木牌的两侧,还悬挂着两盏透明白纸糊的破旧灯笼,释放着微弱的火光,每当‘阴’风吹过,灯笼都会摇摆不停,看起来格外的萧索和凄凉。

  不过引鬼司并无意让凡川在此处逗留,而是自顾自的前行,绕过了第一处楼台,从而走了一节悬挂在半空之的浮梯。

  浮梯是用破旧的木板,以及生锈的铁链相连,紧紧的环扣在一起,走去摇摇晃晃,而浮梯之下便是如同万丈深渊的忘川河面,凡川甚至都害怕走着走着浮梯会断裂。

  不过事实证明还好,引鬼司的步伐很猛烈,而浮梯依旧坚韧,凡川便放心的跟了去,不过在这期间,凡川的‘精’神始终处于高度集,因为凡川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萦绕心头,至于具体所指,凡川也说不来。

  在走过了摇摇晃晃的浮梯之后,引鬼司带领凡川来到了第二处楼台,这处楼台没有字标识,但总体看起来却显得极其的破败,屋檐的每个边角都充斥着蜘蛛,更有个头如同拳头大小的蜘蛛在忙个不停。

  与此同时,凡川也注意到,这处楼台的雕刻像是一只长了四只爪子的飞鸟,只不过这只飞鸟的怪异之处是,其的两颗尖牙向外‘裸’‘露’,长长的向下弯曲,极显锋利。

  引鬼司似乎没有任何想要逗留的意思,只一股的向前行进,然而对于当下的凡川而言,却是想要知道这一处处楼台都是作何用处,可当凡川刚想出声询问之时,耳边却传来了一个‘女’人阵阵酥麻的*声。

  听着这声音像是从眼前这间破败的楼台内传来。

  于是乎,引鬼司和凡川便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可仅仅一瞬之后,引鬼司便再次走动起来,丝毫没有想要为凡川解释的意思。

  “喂,引鬼司大哥,这是什么声音?”凡川故作不清楚的出声问道,但是只要是个‘成’人都可以听得出来,那‘女’人的声声*,是在说明其眼下正在做着什么事。

  引鬼司却不耐烦的出声道:“走啦,没什么好听好看的!”

  “呃……”当下事情不明了,凡川便不想节外生枝,但在临走过那间破败的楼台之时,凡川还是不忘透着破‘洞’的窗纸,向着楼台之内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让凡川有些抵触,只不过这种抵触是不欣赏,并不是否认凡川的生理取向。

  只见在那楼台之内,有着多个‘女’人,和多个男人,皆‘裸’‘露’着身躯,相互端倪,相互抚‘摸’,相互融合,但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点,便是脸‘色’极显苍白,毫无血丝。

  正在前面走着的引鬼司似乎发觉到了凡川的注目,便连忙出声道:“别看了,都是一些颓废的亡灵罢了,没什么好看的。”

  “呃。”凡川尴尬的点了点头道:“他们如此这般,竟不害羞?”

  “害羞?”引鬼司大笑道:“这里是哪里?冥界啊!亡灵和鬼魂的聚集地,谈什么害羞?他们生前遵从各种礼节,难道死后还要如此疲累吗?当然不用。”

  凡川有些难以理解这番理论,但也没有多执拗,毕竟未知的一切都显得较陌生,如此这般,权当长了视野。

  可当跟着引鬼司又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凡川的脑海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而这个想法更是让凡川‘激’动不已,但又显得恐慌不已。

  于是凡川连忙追赶身前的引鬼司,期待的出声道:“引鬼司大哥,照你这么说,人死了,都会来到这里生活吗?”

  引鬼司愣了愣道:“是啊!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

  “恩恩!”凡川‘激’动的点着头道:“那这么说的话,凡人死后,可也会出现在这里?”

  “凡人?”

  “是啊!如修真界里的那些凡人。”

  然而期望越大,失望便越大。

  只见引鬼司摇了摇头道:“不会,凡人死了,是彻底的消失在了这诸天万界之内,要不然,冥界哪里有这么多位置留给那些凡人呢?”

  凡川极度的失望道:“哎,镜爷爷,我……”

  凡川的确是想起了死去的镜爷爷,本以为可以在这里得以见到镜爷爷的亡灵,可不曾想会是这般,所谓的希望和失望,便是如此之大的落差,让凡川有些不舒服。

  然而接下来引鬼司的另一句话却让凡川又生起了另外一种特别的‘激’动。

  只听引鬼司接着出声道:“还有啊,也不是说除了凡人之外,其他亡灵都可以进入冥界,这是需要看机缘的,若是机缘没到,哪怕你是修真者的大道之期,形神俱灭了之后同样烟消云散。”

  “机缘?需要什么机缘?”凡川疑‘惑’道。

  引鬼司当下反倒来了兴趣,便缓缓的解释道:“所谓的机缘,通常都有两界王来决定,至于具体所指,我可不晓得。”

  凡川的脑海突然闪现出来了一个美丽的倩影,以至于让凡川越发的‘激’动了起来,而那个倩影正是当初在南异星球毒而死的樱白。

  樱白不是凡人,而是正统的修真者,这不禁的让凡川重燃了希望。

  “既然镜爷爷见不到了,若是能见到小白的话,这趟冥界之行,倒是实属幸运!”

  凡川暗暗在心里想着,随即便再次追赶身前的引鬼司,虚心的请教道:“引鬼司大哥,那若是修真者死了,如我这样的,可是会像我这样,出现在冥界里呢?”

  引鬼司皱眉道:“刚刚不是给你说了吗?需要机缘的!怎么了?你有朋友也死了?”

  “是啊是啊!听您这么一说,我倒是非常期待能在这里见到她!”凡川‘激’动的出声道。

  引鬼司却再次皱眉道:“这个你问我没用,你要是真想见见你的朋友的话,倒不妨去拜见无冕王和无用王,说不定可以帮你查到。”

  “好好好,多谢多谢!”凡川一时间‘激’动不已,却反倒忘了眼下的紧张局势,疏忽了防范。

  而正在此时,引鬼司便带着凡川来到了一处‘花’丛,‘花’丛的‘花’样貌特,高高的枝节生长着泛黄的叶子,而在黄叶之,则是零零星星的点缀着一朵朵极其微小的红‘色’‘花’朵。

  ‘花’丛遍布,攀岩而生,可依附楼台边缘,下可渡边忘川河岸。

  ‘花’丛的出现,倒是让这只有黑白两‘色’的冥界多了一种颜‘色’,只不过这颜‘色’突兀的出现,不仅没有丝毫的美感,反倒让人觉得格格不入,甚至有些反感,更有一种强迫的不适之感。

  引鬼司一言不发,带着凡川走进了‘花’丛的央,突然却停下了脚步,继而转身紧盯着凡川,目光带着灼热之感,看的凡川有些‘毛’骨悚然。

  “怎么了?”凡川还未从刚刚的‘激’动之回过神来,但看到引鬼司的这副模样,不禁的让凡川有些提防。

  引鬼司皮笑‘肉’不笑的回声道:“这里,是彼岸‘花’丛了。”

  “噢噢,这么说,穿过这片‘花’丛之后,我们可以见到无冕王了吗?”凡川试探着出声道。

  随即情绪开始快速的平复,将先前关于樱白消息的‘激’动之情暂且搁置在了脑后,这也是凡川修仙以来养成的习惯,绝不可掉以轻心,何况是在这诡异的充满未知的冥界之内。

  听到凡川的提问,引鬼司便点了点头道:“是啊!穿过这片彼岸‘花’丛之后,便可以见到无冕王了!不过……”

  “不过什么?”凡川错愕道。

  只见引鬼司继续皮笑‘肉’不笑的出声道:“不过想要顺利的穿过这片彼岸‘花’丛,从而顺利的见到无冕王,你必须先行回答我一个谜语。”

  “谜语?”凡川诧异道。

  “是。”引鬼司点头道:“如果你猜了答案,我带你去见无冕王,如果你没猜,我会将你留在这里!”

  “不是吧?为什么啊?”凡川惊愕道。

  引鬼司‘阴’笑道:“冥界自古以来,便是如此,摆渡接引要只手,引鬼司听一张口。”

  “摆渡接引要只手?引鬼司听一张口?这……”凡川默念着,感到有些无奈,不曾想这诡异的冥界之内,竟然还有如此之多的怪的规矩。

  “所以……”引鬼司继续‘阴’笑道:“你准备好了吗?”

  凡川望了望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彼岸‘花’海,终于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行,您问吧。”

  “好的!”引鬼司像是得到了什么好处一样,兴奋的出声道:“请问,人死能不能复生?”

  “啊?人死复生?这……”凡川楞道:“怎么复生?”

  引鬼司却不耐烦道:“别问那么多没用的,你只需告诉我答案,人死之后,能不能复生?”

  凡川顿时想起来了镜爷爷,以及樱白,还有木季城的莫乾大哥,神源‘门’的凡群真人,以及妖界的明远妖主,等等等等,一路逝去的友人,无不感到悲伤和失望。

  于是只见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能复生。”

  “哈哈!”一时间,只见引鬼司突然兴奋的大叫了起来,接着只见其突然伸出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紧接着出声道:“恭喜你,答错了!再见!”

  话音落,只见引鬼司突然转身,化作成了一阵黑烟,消失不见了……

  …………

看过《凡川之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