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晚安,参谋长 > 【2325】我陪你去

【2325】我陪你去

  餐桌上,他们开开心心的吃着晚餐。

  沈安安一脸享受,感叹道,“哇塞,真没想到言希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收益,果然是深藏不漏。”

  言希偏头看了眼季非凡,想要开口说的时候却直接变了味,“马马虎虎。”

  沈安安眼尖似的发现,“我怎么发现你说话还要看季非凡的眼神?难道你们背着我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心细。”童雪耐心的帮他们做着分析,“其实他这二把刀的手艺全是跟季非凡偷学的,不过味道还是蛮不错的。”

  沈安安怔了下。

  偷学的?

  竟然还是跟季非凡学的?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好奇,隐隐的还透着几分惊讶,“什么?这不可能,他身为S市的参谋长怎么可能会做这些女人的事情?”

  顾恩恩无奈的摇摇头,提醒着,“表姐,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你难道忘记上次是大叔亲自下厨的吗?”

  沈安安思索了半天,却依旧毫无头绪。

  而坐在一旁的罗浩天一边嚼着饭一边回味着,“妹夫的手艺那是相当不错,个人感觉比那些五星级酒店的饭菜都好吃。”

  “你记得?”

  “我看你是最近工作有点忙,所以忘记了吧?”

  “也许吧。”

  沈安安拨了个瞎塞在嘴里,念头看向了罗浩天继续说着,“不过,你的手艺什么时候才能上升的这么好?”

  罗浩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安安,为夫我已经很用心了。”他伸手指了下自己的脸颊,然后又道,“不过你适当的给我个奖励,我会更加用心的。”

  沈安安明白罗浩天的用意,狠狠的瞪了一眼他,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无赖!”

  顾恩恩有些受不了的样子,“我真是佩服你们这些随时随地都能秀恩爱的人,能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想做什么回家关上门好吗?”

  沈安安先是一愣,随即扬了下巴,“你又不是单身狗,难道男女之间的事情你又不是不懂?”

  童雪顿时想起在车上发生的一切,顾恩恩现在的表情和在车上的简直毫无区别。

  “噗”的一声,沈安安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就是,都是结婚的人了,还害羞什么。”

  季非凡淡淡的笑了笑,解释道,“你们别往心里去,她就是有些接受不了你们在她面前秀恩爱。”

  沈安安一听,笑容僵持在脸上,疑惑道,“是你们之间的感情发生了变化?”

  季非凡立马挡断沈安安的思维,“我们之间很好。”

  顾恩恩端起酒杯,一口气直接灌在了肚子里。

  季非凡的眉间不由的皱了下,“恩恩,你酒量不好,别再喝了,再这样下去你就喝醉的。”

  顾恩恩似乎没有把季非凡的话放在眼里,再次端起酒杯,可刚伸到一半的时候却突然被夺去,“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让我喝,好不好?”

  顾恩恩伸手想要去夺,可是却被季非凡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在了她的耳朵里。

  童雪对季非凡的举动有些意外,低吼道,“季非凡,你疯了!”

  此时,季非凡十分后悔。

  然而,下一秒,顾恩恩再也忍不住直接扑在了季非凡的怀里,大声啼哭着,“大叔,你知道我这心里有多难受吗?”

  “我懂!”季非凡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顾恩恩的发丝,语调依旧透着几分心疼。

  “我曾经最好的闺蜜背叛了我,甚至还对我痛下毒手。”顾恩恩的心情渐渐的变得平稳起来,哽咽道,“我真的不想让雪姐姐替她治病,更不想让她为我冒险,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我的心上挖窟窿似的,我真怕她会发生什么意外,那样,我就真的成了千古罪人了。”

  “我们明白你的心情。”

  顾恩恩重新到了一杯酒灌在嘴里,泪流满面的说着,“你知道我的心是有多难受吗?”

  童雪往顾恩恩的身边挪了挪,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接着又道,“你别忘记我是心理医生,我自然有权利看穿他们的心思,所以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顾恩恩依旧执着于自己的意见。

  童雪的情绪渐渐的被带动起来,“朋友之间本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样下去。”

  沈安安复杂的说着,“恩恩,既然你深陷处境,我们怎么可能不管不顾呢?”

  顾恩恩轻声唤道,“表姐……”

  沈安安伸手挡在顾恩恩的唇边,视线落在了顾恩恩的身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童雪见沈安安那平静的样子,便得知他已经知晓了一切,所以安排着她的任务,“你只需要帮我开导她的心情,千万不要让她胡思乱想。”

  “保证完成任务。”

  接下来,顾恩恩独自一人买醉,任凭谁也拦不下。

  半小时后,季非凡带着酒醉伶仃的顾恩恩离开。

  …………

  安琪进门,一屁股就蹲坐在沙发上,怒气冲冲的吼道,“张巍腾,你脑袋是短路了吗?为什么要给我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说你说话压根就不经过大脑?”

  张巍腾丝毫没有任何恐惧,“发生这样的事情怪我?”

  “不怪你怪谁!”

  安琪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在张巍腾的身上,“如果不是你一时嘴快,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会把所有的目标全部转移在我的身上?”

  张巍腾指着安琪的鼻子,怒气冲冲的说着,“明明是你指使我做的,所以这件事情跟我无关,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安琪愣怔了下。

  他竟然说自己是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他,事情压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好在那份文件无故丢失,不然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好运。”

  霎时,张巍腾的声音传了出来。

  一句话,彻底惹恼了安琪,“你不是说向来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现在给我摆出一个担惊受怕的样子给谁看。”

  “谁说我怕了?”张巍腾反驳道。

  “文件丢失是不是你搞得鬼?”安琪突然想到什么,接着又道。

  “这件事情绝对与我无关。”张巍腾的声音,冰冷如斯。

  安琪过了好一会儿,提醒着,“如果真是你做的,你最好别再给我惹祸上身。”

  “安琪,你能不能别把我想的那么坏?”张巍腾当即炸毛,“你要知道我完全是听命与你,没有好处,我是不会为你冒一丝风险,更不可能给自己惹祸上身。”

  安琪很无语,也很心塞。

  她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

  更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为什么她的命运就如此艰难。

  张巍腾起身,点燃一支烟走在窗前,“你现在已经不是季家的儿媳妇,所以有些事情已经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了。”

  “……”

  他薄唇浅扬,转身,视线淡定的看着安琪又道,“现在只有你我同心才能顺利走完接下来的道路。”

  安琪本来气恼的脸渐渐的变得平稳下来。

  因为,张巍腾的话说的有道理。

  现在,只有他们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接下来,她还有更大的目标,所以一切必须要有足够的忍耐性才能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何况……”张巍腾开口,“你现在要接受童雪的治疗,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你都要时刻提防着,千万别让他们钻了空子,。”他顿了下,又道,“她是心理医生,会催眠术,到时你会跟着她的节奏说出她想要的答案。”

  “……”

  “你要时刻保持警惕!”

  “你是说他们会……”

  安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巍腾的话拦了下来,“这么明显的问题,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来吗?”

  “没有。”

  张巍腾吸了一口烟,一脸认真的说着,“如果没有我提醒你,我看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安琪嘴角抽搐了下,“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的错误。”

  张巍腾的双手不由的攥了下拳头,再三叮嘱道,“现在不是你我闹矛盾时候,而是我们同心协力的时候。”

  安琪突然想起一件事,“那明天,你会陪我一起去诊室吗?”

  张巍腾果断拒绝,“我明天还有自己的事。”

  安琪的脸垮了下来,“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和我一起去了?”

  “你干嘛非得拉扯个我?”

  “万一他们设计让我钻套子,那我岂不是很吃亏。”

  “你就跟我一起去,等事成之后,我一定给你丰厚的报酬。”

  安琪轻轻扯着张巍腾的衣角,故作娇憨的说着。

  张巍腾微扯了嘴角,直接摆明了自己的态度,“我可不想再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你到时候再吧事情推卸在我的身上。”

  安琪承诺道,“你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自己承担。”她厚着脸皮,继续摇晃着他的衣角,“你就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张巍腾掐灭烟头,偏头看向了可怜兮兮的安琪,脸上 有着隐忍的愤怒,“此话当真?”

  安琪点头如捣蒜,“嗯。”

  她猛然反应过来,有些激动的问道,“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

  “既然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就勉为其难的再帮你一把。”

  张巍腾随口丢下一句话,就直接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看过《晚安,参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