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美人持刀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挑衅下乘

第四百五十三章 挑衅下乘

  庄柔拖着盾牌又出了城,带着秦秋折腾了一下,已经到了吃中饭的时辰。她在城门口的酒肆边,随便买了碗热汤和饼,找了块石头坐下,热乎乎的吃了起来。

  过了一会,便见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向她这边走来。

  “嗯?”庄柔抬头看了一眼,继续喝汤吃饼,这队人马她知道,正是杨榕的那群人。

  他带着众人绕了个大圈子,想想还是到城门口走一圈,更容易把自己的行踪传给庄柔。

  让杨榕没想到的是,如此巧的就在城门口,他看到了大马金刀坐在城门口,正在悠闲吃东西的庄柔。

  远远的看过去,她穿着藏蓝色的兽纹男装,一身的护具和兵器,头发只简单的全束在头顶,身旁摆着一个半人高的大盾,说不出来的英姿飒爽。

  她的这副样子非常的显眼,四周五丈内没有人敢靠近。杨榕莫名想到,要是她能为自己所用,那该多好。

  那荫德郡王不知哪来的运气,身边有这种人,有些事女人做起来可比男人不起眼多了。

  不过可惜,她这次死定了!

  庄柔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又继续吃起来,仿佛没看到他一般。

  杨榕向白原广使了个眼色,而白原广又不是傻子,看来这个女人就是他这次的任务,只要保护杨榕不被这个女人杀掉就行。

  他仔细打量着庄柔,没内力,也感觉不出有练过什么精湛的武功,似乎只是个寻常人?

  不会吧……

  白原广知道自己有些厉害,寻常的高手死在他手上的很多,虽然不能和秦秋相比,但也只是性格和喜好的差别,实力并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眼前的女人,虽然装备很齐全,但他能很肯定,这就是个普通人。

  卫所这种保护国土,遇到外敌之时要上战场的军队,实力怎么能差成这样,只是个带了兵器的女人,就吓得要从铃阁请人来保护了。

  真要有外敌入侵,这大昊国不就马上得完蛋?

  杨榕想要挑衅庄柔,早点把这个心腹大患解决掉最好,他便打马上前,停在庄柔面前说道:“驸马好有心,坐在这里和平民百姓一同用餐,真是爱民如子,以身作则的和百姓一起吃苦。”

  庄柔抬头说道:“杨指挥使说这个是吃苦?羊杂汤加杂菜饼,填肚又暖和,这家的味道还很不错,好多人还舍不得吃。对于百姓来说,冬日中能喝上这么一碗汤,吃两个饼,已经是享受了。”

  “是吗?看来驸马的生活不易啊。”杨榕惊叹得说道,“不过驸马何必过这种苦日子,虽然现在世道不好,但是只要女子便有活路。”

  “听闻驸马整日为了救灾银子四处扰民,何不去那青楼之中,向众男子求捐。以驸马的姿色,想必也能赚到不少银子,只要能多救两个流民,一心为流民着想的驸马应该不会拒绝。”

  庄柔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杨指挥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像个碎嘴婆子似的,在光天化日之说些羞辱人的话。”

  “我可是堂堂四品驸马,还想要官仪和德行,可不敢像杨指挥使这般,不要脸不要皮的乱说八道一番。”

  杨榕没想到这个女人脸皮这么厚,都这么当众羞辱她,竟然也能忍得住不发怒。反而还借机讽刺了他一顿,感觉自己倒是还落了下乘。

  还没等他开口,白原广却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女子真有些意思。”

  听到这种话能神色不动的人,他只在一部份江湖大妈和青楼女子身上见过。就算是行走江湖多年的女子,也受不了被人如此羞辱,连打趣都不行。

  杨榕不爽的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好笑的,不过是个没脸没皮的女人罢了。

  庄柔扫了一眼白原广,这人给她一种危险感,应该是杨榕从什么地方寻来的帮手,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仰头喝干了碗中的汤,把碗放在地上用非常明显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杨榕,然后点了点头,“杨指挥使看起来确实过的不错,府上一点很富裕吧。”

  “正好,流民这里差的银子太多,就麻烦杨指挥使捐点出来吧。我会送块功德牌到卫所,就立在指挥所司的大门口,让天下人都记住杨指挥使的好。”

  明明就是水火不容,她竟然还有脸敢向自己要银子,真是燕过拔毛,蚊子腿上也得刮下二两肉的家伙!

  挑衅也挑了,只等着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杨榕冷哼一声,扔下了句话,“要银子也行,驸马都是公主的人,要是能尝尝驸马的味道,那付出一半的家财,杨某也是愿意的。”

  “此话当真?”庄柔顿时笑道,这个鸡毛的男人,挑衅得太下作了。

  杨榕骑上马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当真,只要驸马敢来。”

  庄柔没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而杨榕也办完了想做的事,转身骑马带着目光中全是怒意的众人走了。

  回去的路上,杨榕咬牙切齿的对白原广说道:“白公子,接下来的事就看你了,她这几天一定会来的!”

  “哦,没问题。”白原广有些鄙视他,一个指挥使整整三品官,还拥有实权,竟然这么没有风度。真是官场黑暗,这么无能的人也能上位。

  杨榕露出狰狞的表情,已经在咬牙切齿的想着,等白原广抓了庄柔,要怎么好好收拾她了。

  白原广好笑的瞧着他,无语的扇了扇扇子,这人可真是丑陋啊。

  而庄柔等他们离开后,提起盾牌便从城门口离开,消失在了城外。

  随着藏在冷云中的太阳一点点的落下,让流民们最难熬的夜晚又来临,指挥使司中的杨榕已经做好万全的安排,就等着庄柔过来寻仇了。

  此时的庄柔却根本没有想来指挥使司,而是站在了南溪镇外,远远的瞧着这个围有高墙,镇口有兵丁防守有些严密的镇子。

  这镇子是卫所官员家眷所住之处,相比那到处是田地,穷困兵丁的卫所,那是一个天一个地。

  杨榕虽然大多待在指挥使司中,可老母妻儿,还有兄弟和沾亲带故来他手下混饭吃的亲戚,都住在南溪镇最大的宅子中。

  庄柔看着镇外那两人多高的围墙,嘴角一翘笑了起来,“真是好人啊,想要送我银子救灾,那本驸马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说完,她提起盾牌,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过《美人持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