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柒佰壹拾五章 山人(罪大恶极)

第一千柒佰壹拾五章 山人(罪大恶极)

  过年,章节《罪大恶极》上传错误,再传,祝大家新年快乐!

  张鹤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快速的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了一个皮囊制作的小包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甚至因为不了解他,所以看到他的这种举动,显然显得有些奇怪。但是身处这个环境的人,都会以为他是拿着一些去祟的东西,来应对这个诡异的环境。

  其实这时候张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忽然便感觉到,似乎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巨大的恐慌。这是他练习家族里的技艺以来,自己可以预感到某些事情发生,首次感受到这么恐怖的压力。

  虽然其实还没有什么变化,却都忍不住便往路口这边,自动的移动了两步。

  好像暗处那个人,一直没有太在意张鹤的反应。因为在一番检索之后,知道这人应该不是自己全盛时期的对手。

  至于他此时的看顾,这种涉及到苗疆里某个家族,甚至是帮派里的大事,他虽然不想再干预,但是这次让人好奇的事情,明显是这些人坚持要来的的,所以他还是要找到这个人,来盘算一下后续的,何况这时候遇到张家的人。

  别人不知道他心里所想,其实他对张燕恨之入骨!想到可以报复张燕,他心里瞬间便扭曲的兴奋起来!

  此刻这个人最紧张的是张鹤,因为当年自己就因为跟了一个厉害的人学习。后来所表现的这些能力,还有这种奇异的本能,应该都是得益于那个人。而认识了牛堪,就是因为当年这个人,和牛堪私底下有着交往。

  于是他不但获知了张家和巫蛊教的关系,也知道牛堪和张家的关系。当年他年幼没有能力参与,但是这次败在了张燕手里,他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稀里糊涂。不过当再次看到张鹤,所以这个时候他的这种行为,忽然便感觉到了一种扭曲的兴奋。

  张鹤确实紧紧的盯着虚空,他这样看着虚空里,就是想看到那个人。可是注定似乎要让他失望一样。

  最后张鹤的眼神里,却没有再次的显现变化,反而淡淡的说道:“我知道很多东西不能逆转,但是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有时候放弃一个两个子弟,在几百年的传承中,真的不算什么。”

  看到张鹤这么说,虚空里的声音没有出声。

  开始虚空里的话虽然是无意,但是张鹤却知道,自己平淡的身份,他和自己透露的目的,无非就是有所求。

  而自己这时恰好出现,他正好被自己这话挫中了弱点。明显根本外人不会知道,牛堪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他所学的东西,却显然是没有什么人,可以随意超越的。

  张鹤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有心的,但是如果自己没有想到他的话,那是不可能和暗处这人有着交流的。

  暗处这人知道自己失去了希望,但是自己却一直在思考,显然是对张鹤的身份有些忌惮。

  如今听到张鹤这么点破,虽然心里有些黯然的失落,可是此时在暗处这人的心里,反而有着一种彻底的解放。因为如果没有宣泄的话,只怕以后的修行也会是个心结。

  这个时候看到张鹤静静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意外和好奇的样子,虚空里的那个人,不由也淡淡的朝张鹤说:“你可能猜到了我的来历,我和你们一样,不过好多年h没有记起过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不但是张鹤的眼神里,这时闪过一丝惊讶,就是虚空里的那个人,似乎都被自己的这种思维所触动。

  那淡淡沙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唏嘘,使得张鹤的脸上,都不由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隐隐知道自己猜测的极对,这个人和牛堪一样,是有着非常手段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暗处虚空里的这个人,心里对同样是张家子弟的张燕,可以说是恨之入骨!

  “你如今来到这里,想必自然是有所求,如果泄露了行踪,至少也会被特勤处所不容!”这个声音说的很慢,但是却有着一种令人无法拒绝的感觉!

  听到这把声音,消瘦的张鹤看着虚空,整个人有些呆住了。虽然空气和巷道的空间有些扭曲,可是他站在那里,好像也显得有些阴冷了!

  张鹤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来这个小县城,更何况是那个隐秘的秘密?难道是有人泄露了消息,或者出了内奸?

  一时间张鹤的心里自然风起云涌!

  但是张鹤当然希望,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才会在刚刚的时候,顺势而为的再给这个人增加了一些麻烦!

  “张家在苗疆算是大家族,苗人好斗不过却更加珍惜家族。你们张家当初立家之本的本事,据说乃是一门《五毒蛊》的绝技。你们长辈便是学到了这门本事的真谛,所以当初才会能够在苗疆立足!”虚空里的那个声音,忽然再次响起,说出来几句,让张鹤都感觉莫名其妙的话。

  “你究竟想说什么?”本来就有些茫然冷漠的张鹤,这个时候听到这话,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的用意,却在心里也忽然觉得有点意外!

  “因为当初牛家的牛堪,这一支真正学习的拳法,乃是苗疆两大拳法里最有名的。另外一位清末南拳宗师严克,传下来的拳法,为龙家一脉所传。牛家的拳王牛坦得以传脉,和南拳龙归两个人,合称苗疆南北两大拳王。”这个声音虽然说的很慢,但是在这初秋的夜晚,让人听来很是凝重!

  “牛家这么厉害,牛堪得到了真传,为什么会被赶走。”听到这个人这么说,张鹤忍不住的激动了起来!

  “这个世上,有很多事不需要理由,需要的是心!这个世上这种事情太多了,既然发生了,就肯定不是一个人的问题!”那个声音忽然有些感慨,不过对于张鹤问的话,他倒是没有拒绝的意思。

  “这个牛家那么厉害,还有你说过那个龙家,他们都这么厉害,却对自己家人都这样?难道你也是苗疆家族的弃子?”张鹤忽然感觉到有些索然无趣,忍不住便冷讽他。

看过《湘信有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