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戮星 > 第四百二十七章:尘归尘,土归土

第四百二十七章:尘归尘,土归土

  “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份的?”

  萨尔质问萧麟,众人也紧盯着他,而萧麟的表情则是有些无奈: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没有发现你的身份,我只是发现了你另有所图而已。根本没有想到你竟然下的是这么大一盘棋。

  我要是知道你才是死冥族真正的少族长,早就在你们破开封印之间以前就和杀尘干掉你了,还会给你留着在这里说话的机会?”

  听完萧麟的解释,萨尔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想多了,这小子根本没有发现的自己的身份。不过他还是很好奇:

  “那你是怎么发现我另有所图的呢?”

  “很简单啊,因为你避战。”萧麟回答道:

  “不管是和我还是和杀尘,你都只是阻拦。在他出手的时候,你便只是从旁协助,进行偷袭和骚扰之类的事情。

  而且你从来都不肯用全力,刚才我忽然提高剑法,可你却能够接下,看似慌乱面前,其实完全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

  虽然装的一副尽了全力的样子,可其实你根本没有像他阻拦我们时候那样去拼命。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却仍不肯尽全力,那你的图谋一定不在我们身上。

  不在我们身上,自然就在别处了。那这封印之间,乃至整个遗迹当中,能让你作为目标的,就只有这权杖了。

  我原本以为你是想取代他来当少族长,没有想到,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少族长。”

  说道这里,就连萧麟都忍不住点头感叹:“你还真的是……瞒过了所有的人。”

  听闻他的话,所有都有同样的感触,就连邢杀尘都不禁点头。在萨尔拔出权杖的时候,他便是被那道波动给震醒了过来。

  听完了他们所有的话,连他都不免去佩服这家伙,竟然布了这么大一个局。

  这死冥族真正的少族长萨尔,还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一位枭雄。

  “呵呵,既然你知道我一直都没有尽全力,那我倒也想要问问你,你为何也不尽全力啊?”萨尔问萧麟道。

  “因为你没有尽全力啊,我若是尽全力拦住你,最多也就是逼得你使出全力,不可能拦住你们两个。

  最后还不是一样,被他得出空档冲上高台,然后我不得不对他使用定空符,最后被你渔翁得利。还不如留下底牌压箱底。

  而且你好像知道我要用定空符算计他的事情啊?”

  “知道。”萨尔点头:“还记得我那分身么,在入口不远处埋伏的那个,他听到了尼冬长老临死前的话,就将消息传递给我了。

  虽然我原本也有着自己的计划,可是知道了你要算计他之后,觉得还是配合你的算计来比较好。”

  “我就不该废那句话。”萧麟懊恼的抽了自己个嘴巴:

  “怪不得你不管有多好的机会都不肯去夺权杖,只是一心一意的拦着我呢,原来是因为知道我有定空符。没想到啊,连我也被你算计在内了。”

  萧麟的脸色有些发黑,似乎是有些动怒。而就在这时,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的那个傀儡,萨尔的分身,终于是开口的问道:

  “既然你什么都算到了,那你有没有算到自己的分身会背叛你?”

  他紧盯着萨尔,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如果眼神能够杀人,萨尔此时早就死上一百遍了。

  “有想过,不过我不在乎。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能奈我何?”萨尔漠然道。

  “曾经有人告诉我,我是死冥族的少族长,我要肩负起光复死冥族的责任。

  可现在,你告诉我,我的身份是假的,使命是假的,就连我这个人都是假的。我唯一的作用,只是替你去吸引别人的注意而已。

  这不是我的使命,我的使命已经没有了,我存在的价值也没有了。既然我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那我还有什么必要存在?”

  他说的这番话,看似绕口,却是透露出一股无奈和辛酸。众人闻言,竟没有一个出言嘲笑的。

  “你不是说分了一半的血脉给我吗,那真是不好意思,这一半的血脉,要不回去了!”

  说话之间,萨尔的分身猛的扑向了他,竟再次用出祖化的状态。

  他整个人都在燃烧,他是以燃烧自己全部的血脉为代价,强行用处的祖化。所以这一次,他要远比上次更加像死冥老祖残魂的样子。

  他浑身燃烧,带着全身血红色的火焰,咆哮着扑向了萨尔,仿佛要与之同归于尽一般。

  可萨尔自始至终都只是漠视的看着他,无动于衷,在他即将要扑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萨尔这才用权杖向前一指。

  只是轻轻一指,一道灰光闪过,直接从他分身的胸口贯胸而出,随即他那分身便无力的坠落到高台之上,浑身的火焰也随之熄灭。

  “不自量力。”萨尔轻声道:“若是刚才你一燃烧一切为代价与我拼命,我还会忌惮你几分。

  可现在你也不看看情况,我已有权杖在手,还会怕你的这点小把戏?真是可笑。

  另外你以为我会在乎你身上的那一半血脉吗?我告诉你,在经过了权杖的洗礼之后,我根本不在乎施舍给你的那点血脉了。”

  就在萨尔说完了话,刚想要嘲笑他的分身的时候。他那分身竟忽然的张手,手中有一团火球,猛的飞出,直奔萨尔而去。

  “轰!”

  萨尔刚说完话,根本没想到他的分身会突然发难,主要他也没想过他这分身还有能力发难。

  猝不及防之下,被火球无比结实的轰在了胸口。只听一声巨响,他整个人都被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封印之间的时候墙壁上。

  他哪里知道,就在他用灰光将他那分身贯穿的时候,他的分身就将全部燃烧一切所换来的力量都凝聚到了右手。

  只等待着他放松警惕的这一刻,给他全力一击。

  即便知道这样杀不了他,可是这一下,他也必须要打出来。

  因为这是他给自己做的一个证明,一个他曾经存在过,不是作为谁的分身,不是为了替谁吸引注意力的傀儡。而是作为他自己,所存在过的证明。

  “我是……杀尔!”在用尽全力将萨尔打飞之后,他的手终于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而在临死之前,他为自己起了一个名字,不是萨尔,是杀尔。

  这个是一个一听就懂的名字,萨尔夺走了他的全部,就连他存在的意义都给夺走了。

  他起这个名字,就表示了他们之间不死不休的这种关系。

  在临死之前,给自己起这个要杀掉对方名字,虽然有些可笑,可却有一股坚定的意思在其中。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名字了。

  给自己起了名字之后,杀尔满足的闭上了眼睛,露出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安详的表情。

  不过可惜,他这个表情都没有几个人来得及看清,他的尸体便是轰然炸开了。

  萨尔一只手举着权杖,轰碎了杀尔的身体。另一只手则是在捂着胸口,嘴角带着血迹,显然刚才杀尔的攻击,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混蛋,没有想到,我竟然真的会被你给伤到。”

  萨尔很是闹怒,竟是连全尸都不肯给他留下。因为在他看来,这副尸体已经没有任何用了。

  这家伙把他所有的东西都燃烧了,他给血脉,被杀尔反过来用来攻击自己,还差点将他重伤。

  就连元神,都在他闭眼的同时一同寂灭了。要知道,那元神的印记可是他的,如今也没有了。既然如此,那这家伙的身体留着还有何用?

  “现在还有谁想阻拦我死冥族么?”

  在灭掉杀尔之后,萨尔重新登上高台,冷冷的扫视着下方众人,如同君王在俯视着臣子一般。

  在他目光所到之处,无人敢与之对视,最后他看向了萧麟:

  “怎么,现在你还打算阻止我么?”

  “当然。”萧麟竟毫不畏惧的与之对视,而且万分难得的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我依然得到权杖,你还要怎么阻止我?”萨尔似乎是觉得稳稳是胜券在握了,并没有急着杀掉萧麟,而是饶有兴趣的反问他道。

  “你是得到权杖了,可是你死冥族的九族术封印不是还没有解开呢么。

  没猜错的话,死冥老祖当年是收了你们的死气,以此封了你们修炼九族术的路的吧。

  如今只有你一个人吸收了死气而已,他们不是还没有呢么,也就是说,你死冥族的封印还没有解开呢。”

  萧麟平淡开口,可落在萨尔耳中的却像是炸雷一般。他虽说的,都是死冥族隐秘之中的隐秘。

  萨尔怎么也想不到能从萧麟的口中听到这些东西,一股不好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一直藏着一手,难道是等你夺了权杖把我杀了之后去压棺材啊?

  做梦去吧,小爷我还没活够呢,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我真正的路数而已。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你算计了我这么长时间,也该让我算计你一回了!”

  萧麟看来还是很在意被萨尔算计了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番话来。只见他发狠道:

  “你死冥族的秘密都已经说清了,可这圣剑遗迹的秘密,还没有全部道明呢!”

看过《戮星》的书友还喜欢